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江湖风云第一刀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刑部总执事
    荒漠。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写出这句诗的人一定不是在这片荒漠里写的。

    ——因为这片荒漠根本没有这样壮观的景象。

    残血。

    只有残血。

    日落如残血。

    现在太阳已快要完全落下。

    荒漠里的天气立马由阳光大照,热浪翻涌,变得冷冷凄凄,暗暗淡淡。

    仙人掌被落日的余晖染成了一种像是干枯后的血一样的褐色,鲜绿不在,只剩下无边的寂寞与彷徨。

    荒漠中的气温陡然变冷。

    脚下沙子的温度也在不断下降。

    嘭。

    一位身穿黑衣的人轰然倒下,倒在渐渐冰冷的沙粒上。

    这已是李不负在荒漠中杀掉的第七位刑部来人。

    对付追杀他的这群人,他毫不手软,每每都是一刀断命!

    李不负抬起头,望了望落日,知道天色已晚,即将进入黑夜,于是他准备要回头了。

    就在这时,远处竟又走过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很慢很慢,很小心很小心,一小步一小步地走过来的。

    李不负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李不负。

    李不负将刀入鞘,站立不动,等待着他的到来。

    等到走近了,李不负才看见,这个人的刀已不在刀鞘里,而在手上。

    他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着,刀锋也循着双手的轨迹不断地颤抖。

    看起来他的手和刀锋就像是在一起跳舞一样。

    那绝不是一种恐惧与害怕的颤抖,而是兴奋与紧张。

    ——一个人要杀人之前,是不是总是会有些紧张的?

    ············

    李不负已看清楚他的脸。

    这张脸上皱纹横布,布满风霜,便如同荒漠中风化过后的老岩。

    但是他握刀的一双手却细腻纤长如少女。

    他走到李不负身前五丈,便停了下来,他的双手也慢慢平稳,不再颤动。

    李不负忽开口问:“你练刀已有多少年?”

    “我虚岁四十五,练刀却至少已有四十年!”

    李不负想不到他才四十五岁,他看上去实在比他本来的年龄还要老得多。

    “你也是刑部的人?”

    “不才,我正是刑部总执事。”

    “总执事的意思,是不是你的刀法比其他执事总共加起来都还要厉害一些?”

    李不负瞥了一眼躺在地上,永远也不会醒来的另一位“刑部执事”。

    “不敢当。我的刀法只抵得上一位姜断弦。”

    “姜断弦是谁?”

    “姜断弦就是我!”

    ········

    姜断弦,男,四十五岁,是刑部有史以来年纪最轻的总执事,二十一岁时就已授职,凡是有重大的红差,上面都指派他去行刑,犯人的家属为了减轻被处死的人犯临刑时的痛苦,也都会在私底下赠以一笔厚礼。

    他杀人从来只用一刀,很快的一刀,绝不会出第二刀!

    因此刑部上上下下的人都称他为“姜一刀”,

    他原本是个刽子手,但他用的刀却不是一般刽子手所用的“鬼头刀”。

    他用的这把刀,刀身狭窄,刃薄如纸,刀背不厚,刀头也不宽,刀柄却特长,可以用双手并握。

    他此时正用双手握着刀。

    李不负问道:“我刚才看到你的手在颤抖。”

    姜断弦道:“是!我的手一向很少抖”

    李不负道:“什么时候会抖?”

    姜断弦道:“在遇见另一位用刀的绝世高手的时候!”

    李不负凝视着姜断弦。

    姜断弦突然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春秋时期郑国有一个人,叫作公子宋?”

    李不负道:“恕我没有听说。”

    姜断弦道:“他每次将遇到食物时,食指都会一阵阵的颤动,好似在提醒他一般。所以后来有句话叫作‘食指大动’,正是出自此人。”

    李不负道:“我懂了。”

    姜断弦道:“你懂什么了?”

    李不负道:“你虽杀了无数个人,但杀人对于你来说,还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就好像一位老饕遇到美食一样,所以你的手也会颤动。”

    姜断弦居然缓缓点头,道:“在杀人这件事情上,我的经验或许比老饕在美食上的经验更多。”

    姜断弦是刽子手,他的刀法本就有着无数次杀人的经验。也许这世上有人比他刀法更高。但却几乎不会再有人比他更懂得怎么用刀杀人了。

    李不负道:“你在杀人之前通常还有什么习惯?”

    姜断弦徐徐道:“我通常还会先找一个人试刀。”

    他杀人只出一刀,所以“试刀”也就意味着“杀人”。总有一个人会提前死在他的刀下!

    李不负道:“我来帮你试刀好不好?”

    姜断弦道:“你不行。”

    “你是我要杀的人,你就不能帮我试刀。”

    李不负叹息道:“那只好让你来试一试我的刀了!”

    ·········

    刀在空中。

    割鹿刀被这凄美的落日所映射着,似有一片片红血在刀面上隐隐流动,竟也变得说不出的诡异。

    这柄刀突然变得不太像割鹿刀。

    更像李不负以前用的另一把刀。

    血刀!

    血刀是专门让血刀门门主用来施展“血刀刀法”的。用那柄刀施展《血刀经》上记载的刀法,往往功成可倍,得心应手。

    可惜那柄刀在华山下,已被李不负弄丢了,后来便没有再找到。

    可是此刻,当李不负将割鹿刀拔出的一瞬间,他竟恍然有了一种正握着血刀一般的感受,那种久违的感受。

    并不是说“割鹿刀”不如“血刀”,而是它们二者本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纵然李不负说不出这二者具体在什么地方不一样,但它们的确就是不一样的。

    姜断弦也感受到不一样。

    当李不负握住刀的时候,他立马就觉得不一样了。

    李不负手中的刀竟给了他一种莫大的压力,这是他前所未有过的感觉。在以前的任何对决中,纵然面临生死,他也都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种压力。

    同为当世顶尖的刀客,他一眼便能看得出,李不负手中的刀是一柄举世难寻,无对无双的好刀。

    这是否就是他的压力的源头?

    其实姜断弦自信手中的百炼精刀也并不比李不负的刀差。至少到目前为止,这柄刀独特的打造方法在世上还只有寥寥几个人才能掌握。

    这柄刀也从来都没有让姜断弦失望过。

    吭!

    姜断弦的念头想到这里时,他的刀也已攻出!

    沉腰,横刀。

    反手曲肘,刀锋外推。

    刀推出的一瞬间,落日血红的光辉也刚好铺满了整片荒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