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 613 斟茶道歉
    和义海花费57oo万港币,购入新世界展手中“中华巴士”共18%的股权,总股权达到百分之39%,触全面收购条款。

    中华巴士当代掌舵人“颜杰霖”试图引入长实、新鸿基两大集团进行收购战,保住颜氏家族对中华巴士实际控制。

    长实、新鸿基两大企业收到义海集团跟新世界展达成合作的消息,放弃介入收购战的计划。

    最终,义海集团再斥资1亿扫货,拿到“中华巴士”73%股权,全面入主“中巴集团”。

    专营港岛区公交线路64年的“中巴集团”宣布改朝换代,颜氏家族仅守着13%的股权退居末席,中巴集团并入义海公交集团,成为义海集团独立子公司的下属企业。

    新世界展旋即展开收购“城巴”之动作,花费五千万港币购入城巴,一个月后,城巴并入义海公交集团,兑得义海公交11%的股权,短短两个月时间港岛区巴士全部换上“义海巴士”的标志。

    李家城在《商报》上看见相关新闻,不禁叹息:“义海集团的触手又伸进一项民生领域。”

    掌握一项民生领域就是掌握一个取之不尽的财源,掌握一项又一项的民生领域,就是掌握一座城。

    当然,最早的民生领域都会被既得利益者瓜分,然而,城市展会伴随时代变化,民生的概念也会出现变化。

    最早的盐、铁、粮、油、之后的水、电、煤、气、后来的船舶、货车、码头、的士等等。

    本来抢英资蛋糕,展民生领域是长实的展路线,现在这条路线多了一个猎食者,李家城开始反思。

    “北上!”

    “必须北上!”

    “这是做大长实的最后机会。”他暗下决定:“既然张国宾走我的路,我就走他的路,先捐一笔钱给内地试试水。”

    “把资金砸进大6购置资产,投资新生公司。”

    “嗯……先让阿巨带笔钱进珠三角看一看。”虽然,他在内地有不俗的关系,但是,主要是靠港商身份获得。

    本身在内地的投资额不算很大,全力押宝大6是一项新方针,也是近年改开成果显著方考虑的策划。

    毕竟,李家城心底是很忌惮内地的,生怕投资全部打水漂。

    一句政策有变就能抄没所有,话说回来,李家城作为一个投机商人,却在内地瞅见了很多投机机会。

    商界每日风云莫测。

    张国宾依旧穿着西装,抽着雪茄:“呼……”

    “把巴士公司里一切跟鬼佬有关的高层换掉,让集团的班子接手管理,账目全部理清楚。”

    “有挪用公款,开支不明的地方,给他们一周时间退赃,否则送他们进赤柱,到了赤柱都继续招待!”

    马世明心头一凛,出声答道:“yes,boss!”

    义海集团里接手巴士公司管理层早有准备完毕,一句话就能上任执行大老板的整顿计划。

    义海公交集团则是全新班子,管辖中巴、城巴两大公司。

    未来有机会再开点专线,收购九龙巴士也行,都归义海公交的业务范畴。

    一间公司有管理出问题的时候,必然会出现大量挪用公款的情形,接管公司肯定要查账。

    这一回张国宾高层基本全裁,就留中层管理和底层司机。

    中巴集团最值钱的则是专营牌照、司机、车辆、站点和车场。

    …….

    “宾哥!”

    “沈鑫想要见你。”

    这时李成豪推开门走进办公室,出声说道。

    张国宾点点头:“行!”

    当晚。

    中环。

    6羽茶楼。

    沈鑫穿着西装,戴着眼镜,抱拳道:“张先生三个月没见面,气度越来越不俗,来。”

    “请坐。”

    包厢里。

    张国宾笑着坐下,指尖轻点桌面,望见沈鑫提起一口茶壶,亲自斟茶倒水,心里不禁有点满意。

    “沈先生。”

    “客气。”

    沈鑫放下茶壶,含蓄的道:“上回讲过,亲自来向您赔礼道歉,这一杯就是谢罪。”

    他起身离位,近前来到桌旁,双手端起酒杯。

    “请张先生饮茶。”

    张国宾含笑摇头:“沈老板礼数周到啊。”

    “像我。”

    “平常就不大懂礼貌的样子。”他接过杯子,轻轻摇头吐气吹拂片刻,但见茶汤微波荡漾,斯斯文轻啜一口茶水,再放低茶杯。

    沈鑫松了口气:“多谢张生赏面。”

    张国宾抬手请他回去。

    “沈老板,我们合作多年是有交情的,上次来香江动人的事情,过去就过去,我不提。”

    “你就当没生好了。”

    沈鑫回到位置,推推眼镜,装模作样的表露感慨,说道:“不行啊。”

    “更不敢啊。”

    “张先生一生气,直接断油两个月,沿海四省工业柴油的价格就涨了一倍,先前仓库里的油顶了一周就顶不住了。”

    “后来我找了几家私人油厂供货,可私人提炼的柴油,哪里有港府的红油品质高?很多工厂直接表示不用,说是用了会坏机器,更亏!”

    他表情变得严肃:“现在家里几乎断了粮,很多工业品价格上涨,直接都影响到民生了。”

    “有人来指着我鼻子骂,我不得不来香江求你了。”

    “我熬不下去了。”

    张国宾眼睛微睁,拾起筷子,说道:“竟然会这样!”

    “唔好意思,沈老板,我真没有存心拖你的油,只是刚刚收购两间公司,忙的晕头转向。”

    他夹起一块凉拌木耳送进嘴里,爽下口,同时道:“公司一大就分身乏术,你知道的,我又不止红油一桩生意。”

    “呱吱,呱吱。”嚼着黑木耳:“我也想不到红油对你这样重要,两个月而已。”

    “不过,我可没放弃打通关节,放心,过两天油就能送过海了。”

    沈鑫举起茶杯,郑重道:“以茶代酒!”

    “我敬你一杯。”

    张生举起筷尖,摆了摆:“算了吧。”

    “沈老板,你最近麻烦不小啊?”

    沈鑫放下杯子,眉头一皱:“张生,怎么讲。”

    “据我所知,警方已经在调查你的毒品工厂,要我说,你要么就把工厂搬到国外,要么就停工息炉。”

    “真的。”张国宾底下头,一双筷子快趴饭,边吃边道:“少赚一点钱不会死,赚了才会死啊!”

    沈鑫面露思索:“多谢张生提醒。”

    张国宾抽出张纸,擦了嘴丢在桌面,起身离席:“红油的事情等我消息吧!”

    临走前,他望了一眼沈鑫身旁的人。

    江澄则在他走后,出声说道:“大哥,他说他忘了,忽悠谁啊!”

    沈鑫冷笑道:“场面话罢了。”

    “他就是见我跟他撑,硬是跟顶,非要我跪下来求他,这一回算他赢了,红油生意要多让一成半的利给他。”

    江澄无所谓道:“什么时候谈妥的?”

    “我来香江前就跟他通过电话了。”

    沈鑫道。

    江澄点点头。

    “另外,你让博舍的人把工厂停了,村里那些害死人的标语清干净,水绝对不能排到生活用水里。”

    沈鑫用手指着桌面,一字一句交代好。

    江澄叹出口气:“太难了,我只能尽力。”

    ……

    平治车内。

    张国宾伸出手道:“阿豪,把那份文件给我一下。”

    李成豪捡起一分文件,头也不回就递向后面,同时抱怨道:“宾哥,你还跟沈鑫那王八蛋讲道义呢?”

    张国宾翻开文件,笑着道:“江湖道义还是要讲的,但不是在毒上讲,我劝他只是希望他动起来。”

    “不然有一条线阿sir们查不到,至于关停工厂,呵呵,毒犯跟道友一样,碰了毒就戒不掉的,欲望之毒最烈。”

    “谁戒得掉钱?”

    或许沈鑫有心激流勇退却身不由己,但制毒村里的每一个村民,绝对会坚持到底。

    组织自有其意志。

    根在哪儿。

    花就开在哪儿。

    大波豪嘟囔道:“挺有道理的。”

    “文绉绉!”

    张国宾则在看着“楚坏”、“江澄”、“周末”、“单建国”,“林栋”五个人的资料。

    这五人各自负责远鑫集团一部分黑道生意,号称远鑫五虎将,都是赫赫有名的大老板。

    楚坏管辖红油走私,江澄管冰,周末管日化原料,单建国、林栋是近两年才在远鑫集团里露面。

    到底负责什么生意不得而知。

    三天后。

    Icac宣布证据不足,解除对德士古副总裁“亨利”的出境限制,案子无疾而终。

    从一开始“亨利”就没有要倒台的迹象,所有证据都会销毁的干干净净,有关人士早被调出国。

    ki米仔拿到的线索足够立案调查,却定不了亨利的罪。

    德士古总部更不会为一次证据不足的立案,轻易动分公司的副总裁,要知道,这些年亨利可是给德士古赚了不少钱。

    油嘛。

    一样是卖!

    只有英港府亏了税收。

    从商业角度而言,预期收益不构成实质损失,也就是说全部人都赢,没有人亏!

    赢麻了!

    “苦日子终于熬过去了……”龅牙秋站在屯门的输油管道旁,望见闸门重新打开,听见红油流动的声音,热泪盈眶,感动至死。

    24k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a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