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德云小师爷 > 第八十七章 冥冥之中的天意
    不时,胡炎回到郭家菜馆。

    抬脚进门,见众人已经散去,而服务员正在四处忙着收拾残席。

    想想也是,好好的生日喜宴,被这么一闹,谁还有吃饭的心思?

    转进店内,胡炎终于看到了熟面孔。

    里间的王慧依然坐在椅子上,此刻外人一走,她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任凭周边围着的数十位入门之徒、亲近之人,怎么劝都劝不住。

    是啊。

    石头捂三年,还能落个热乎劲儿呢。

    可今天,最喜欢的孩子,却跟自己丈夫反目,在她眼里,这和父子绝断有什么区别?

    伤着了。

    一颗火热的心,被伤得哇凉哇凉。

    可胡炎已经顾不上她,直接转身赶紧去二楼。

    因为全场都没有看到郭德刚和于慊,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上台?

    脚步匆匆,转眼,胡炎来到后台。

    众人都在忙碌,但沉闷的气氛,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出来。

    不用想,提前上来的这些演员,也已经知道楼下发生了什么。

    “师爷辛苦!”

    “师爷辛苦!”

    面对众人的招呼,胡炎直接摆手回应。

    急急的来到上场口,心中直接暗松一口气。

    郭德刚和于慊还没上台,何芸伟和栾芸平正在帮他们换大褂。

    按相声门的规矩,长辈穿大褂,自己只需要系好中间那颗扣子,剩下的全由小辈帮忙。

    这既是尊师重道的体现,同时也有小辈尽孝的意思。

    其余三人均面色沉重,只有何芸伟脸色如常。

    他给郭德刚系着扣,不时还道:“师父,您甭跟他生气,不还有我们呢吗!”

    这话听着真舒服。

    胡炎直接想起刚才曹芸金的那个电话,不由得心中一叹。

    唉,如此美好的画面,要是真的就好了。

    郭德刚听完何芸伟卖乖的话,表情沉重依旧,半声没有回应。

    胡炎知道他心中正憋着满腔怒火。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自己的脸面被徒弟按在地上来回摩擦,擦出魔鬼的步伐,他能不火?

    当然,个中滋味,可能只有他自己懂。

    至少胡炎没感受过。

    他走过去,一拍何芸伟肩膀,轻声道:“小何,我来吧!”

    郭德刚听到声音,扭头,这才变了脸色,赶紧道:“师叔,使不得。”

    胡炎没有理会,自然然的接过手给他系扣。

    同时头也没抬道:“我送您上台!”

    郭德刚顿时眼圈便红了,嘴唇哆嗦两下,终究没有开口。

    上下扣全部系好,再把周身褶皱摊平。

    一切动作都是那么的细致认真,一丝不苟,好像在处理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大褂就是相声演员的脸,它确实无比重要!

    胡炎最后检查一遍,再无半分不妥,这才对着郭德刚温和一笑:“好了!”

    “好,谢谢!”郭德刚点点头,长叹一口气。

    这边刚处理完,便听到主持人的声音从台上传来。

    “……接下来,请欣赏相声《西征梦》,表演者:郭德刚、于慊……”

    后面……后面她不用再说话了。

    台下数百观众,谁不是冲着这两位来的?

    所以名字一出,如雷般的掌声、笑声,直接淹没了全场。

    战士冲锋听号角,演员上台听掌声。

    该上战场了。

    郭德刚和于慊相继朝胡炎点点头,转身跟着登台。

    就在他们的前脚刚踏上舞台的那一刻,俩人脸上的沉重瞬间消失,旋即布满温和的笑容。

    敬业的方式如森,道行的深浅如林。

    你懂多少?

    你又能做到多少?

    不在乎的人,它半文不值。

    在乎它的人,价值千金。

    静静看着这一切的胡炎,心中既无奈,又欣慰。

    是啊,相声演员的眼泪,只配留在后台。

    因为台下坐着的,那是自己的衣食父母。

    人家花钱来捧你的场,你猜他们是想看你哭,还是想看你笑?

    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

    谁让你吃得就是这碗逗人乐的饭呢?

    郭德刚和于慊都是行家里手,情绪把控好,熟悉的场面也随之而来。

    “谢谢,谢谢……”

    “哟,还有花儿呢,感谢您为我家花店无偿的供货,我觉得您是个好人……”

    “大伙都来了,满坑满谷,我很欣慰……”

    “……”

    随着郭德刚随意的几句勾搭,观众情绪蹭蹭的高开高走,转眼便是高潮。

    熟悉的场面,一如往常。

    任凭台下数百双眼睛,无一人看出异样。

    没有人知道,此刻站在台上逗乐全场的那个男人,心里藏着多少眼泪。

    观众不知道,可后台的演员知道啊。

    “师爷,我师父心里太苦了!”

    胡炎回头,见栾芸平已经忍不住哭了。

    在一众小辈里,他应该是了解事情最多的那一个。

    胡炎抬手搂住栾芸平的肩膀,轻声笑道:“会好起来的,不还有我们呢嘛!”

    一样的话,说得人不同,语气也不同,含义自然更加不同。

    胡炎说完,眼睛一扫旁边的何芸伟,后者递上笑脸,继续错开。

    场上的表演在继续。

    胡炎知道这一场没有问题,稍后返场唱《未央宫》,才真正直戳郭德刚的心窝。

    《未央宫》不是相声曲目,而是一出戏,戏类很多,京剧、汉剧都有,它也还有一个名字,叫《未央宫斩韩信》。

    主要讲的是韩信被信任的家仆背叛,最终被吕后和萧何定计屈杀的故事。

    当然,这是好几折,一整出戏。

    而郭德刚唱的,则是前面铺垫的,关于伍子胥的故事。

    当时楚国的臣子费无忌,陪太子去他国迎亲,结果费无忌见公主太漂亮,便想讨好楚平王,回国后一番撺掇,楚平王就真的不顾道义,把准儿媳妇变成了自己的女人。

    费无忌怕太子上位后杀死自己,便继续离间他们父子,终于让太子背上了谋反的罪名。

    而伍子胥的父亲是位忠臣,为了保全太子,上朝劝谏,结果满门抄斩,只剩下伍子胥一人逃得性命,他也从此开启了自己一生的复仇之旅。

    最后的结局,伍子胥也是因为背叛,冤屈致死。

    总之,整个戏,甭管哪一出,哪一段,无不充斥着两个字:背叛!

    天知道今天这都是撞了哪门子的邪?

    前面曹芸金刚一闹完,后头观众便点了《未央宫》。

    所有的事情都太巧合了!

    或许,只能以“冥冥之中的天意”来解释吧?

    只是在这样的心境下,唱这一出戏,无异于让郭德刚自己翻开自己的伤口。

    满腔怒火化入唱词,句句含泪,字字泣血。

    太残忍了!

    否则,郭德刚也不会从今天一过,十年不再唱《未央宫》。

    胡炎搂着栾芸平,盯着场上,心思却早已经散开。

    不行。

    打人不打脸,伤人不伤心。

    人心都不是铁打的,没有这么个伤法的。

    当然,他改变不了观众。

    稍一琢磨,他对栾芸平道:“芸平,去把陶洋找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