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奇谭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触目
    前章123已经解禁了,

    在皇城大内的前朝,位于左金吾卫本衙的顺义门附近。原本用来临时停放和收留,各方呈现祥瑞之物的郊社署内,已然成为了时下文武百官退朝之后,一个络绎不绝的临时驻足参观之所。

    而身为当代的禹藩之主和萧氏族长,如今官拜少府寺左少监,提领左尚署事;以形容清俊风雅著称的禹候萧鼎;也用力揉着因迎来送往太多不同身份的访客,而笑得有些僵直麻木的面皮,长出了一口气。

    因为,针对近日京城突然冒出来的凶兽伤人事件和舆情,执掌政事堂的诸位相公,已经定下了接下来的宣传口径;也就是将抓获的唯一一只活着的凶兽,与那些历代进奉的祥瑞摆在一起示之以众。

    因此,先是由朝廷重臣和诸多亲贵,先行进行观览和赏鉴;然后,在推及到京畿内外的民间去,进行象征性的收费参观。而且在完成了京城参观之后,还可以巡游周边各县,以为补贴抚恤之用。

    这样,无论之前京城内外是如何的舆情纷纷,朝堂上又是如何物议扰扰;都自然平息。毕竟,这东西一旦可以被捕获,失去神秘性和新鲜感之后,自然也就失去相应的威慑力和制造恐慌的可能性。

    而京城里每天都有无数新的见闻,在不断的发生当中。一个长相丑陋而身形巨大的凶兽,也并不会比正旦大朝上,闻乐而舞的鸵鸟和鸸鹋,或是见君则拜的白象和长颈鹿,更能够维持住话题热度。

    然而身为少府寺左少监的禹候萧鼎,却是主动请命承担下来,此次凶兽相关的展示和巡礼的职责,却是令人略有些意外了。当然也有人据此揣测过,这是他想要进一步拓展人际情面的某种诉求。

    要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说,以少监身份提领左尚署事的他;虽然官贵不过从六品,却是少府下辖五署三监之中,最有油水的位置之一。尤其是在诸冶监、诸铸钱监、互市监,都归于三司使/计相管辖的情况下。

    原本掌供郊祀圭璧及天子器玩、后妃服饰雕文错彩之制的中尚署,掌管车舆苫盖并刻镂与宫中蜡炬杂作的左尚署等;就成为了当下天家在外朝重要的钱袋子之一。而这又涉及到了京城里,一个经久不衰的民间笑话。

    说有初次来京的外乡人问:长安城里最有钱的人是谁?京城人答曰:当然是富有四海的天子了。然后外乡人又问;那最穷的人家又是谁?,京城人曰:自然是天家了。当然了,这种隐含调侃的政治笑话背后,则是某种现实的映射。

    哪怕历代大唐天子都是垂拱而治的师古气象;但是以天下海内的举国之力,以为专奉一人之欲;就算是酒池肉林的夜夜笙歌、日日游宴,再供养上一大群的陪臣和侍御,遍布天下十六府的行在宫室,也根本动摇不了分毫。

    但是从另一方面说,这笔供养皇家的财赋和资源;再加上天下各地皇庄别业,所创造的进项;看起来固然是极为可观;但是放在天下这个范畴中,却也办不了几件大事。更何况还有数量庞大的内三省和诸多从属的人事耗用。

    而依照睿明太后扶政时期,所沿袭下来的惯例/祖宗家法;朝堂诸公每年拨付大内的御料和宗室的奉养钱,却是增幅的十分稳健。因此,按照在世天子的亲疏远近关系,历代繁衍下来的大量宗室,就不一定都人人好过了。

    因此,天家为了补贴这些尚在五服以内的宗族亲戚,也成为了内库当中一笔尤为可观的负担。偏偏受限于与沈太后留下的祖宗成法,除了婚丧朝礼等特定事项之外,还不能随意从国库当中支取乃至别开加征名目;

    若是天子想要坚持如此行事,则要冒着天下物议的巨大舆论纷纷,先行在小内朝召对在位宰相们以为商量,并且在为此专门召开的扩大政事堂会议上,取得列席三品以上朝臣一致同意才行。而且这种事情也可一不可二。

    因此,来自外藩诸侯的例行进贡和不定期的奉献行为,就成为了皇室尤为重要的一大块收益来源。而为了绕过外朝的限制和束缚,为天家开源节流弄到更多的财计;相关各色人等为此绞尽脑汁,可谓是百般手段齐出。

    故而,以天家的关系人等身份,投资和赞助海外新土的某种营生;乃至是直接出钱出人,参与到对于外域的武装探索,番邦异族的征服当中去,以为谋取长短期的进益。就成了历代天子内帑和御料钱,最常见的花销去处了。

    现今,在传统中土之外的海内外域之地,许多地方新旧开辟的工场、矿山、种植园,船团和商馆;都有皇家相关的份子,或是由宫内省、宗正寺名下代为经营的产业。这却是政事堂内的诸位相公,理论上难免鞭长莫及的事情。

    又比如,天子及太后的千秋万寿之日,历任诸侯的婚丧嫁娶之期;也都是这些少府、宗正、宫内省的所在,得以创收的大好机会;天家通常会按照例制赐下专门的车服仪仗,然后身为诸侯的体面计,也必然有所进奉以为答谢。

    当然,蛇有蛇道、鼠有鼠穴。身为五服之内又没正经营生的落魄宗室,如果舍得下脸皮的话,也有一个来钱快的套路。就是尽量早婚多生女儿,然后养到十三四岁就可以及笄了,就外嫁给那些祖上出身并不怎么样的外藩诸侯;

    也可以令其在中土之外,狐假虎威的自称是与皇族联姻的血脉渊源了。至于五服之外的那些存在,除了还能够继续冠以国姓之外,就连宗室的碟谱都不能上了;与寻常的庶民百姓无异。最多在中举后会追溯三代,重登录谱。

    既是为了收揽宗室、国族当中,遗散在野的人才,也是免因为某些人家榜下捉婿急切,闹出同宗为婚的笑话来。但不管怎么说,三代身兼皇商、外臣、国爵/世爵多重身份;又格外慷慨,长袖善舞的萧氏家门,素来就是京中显赫上等人家,最受欢迎的座上宾。

    而当萧鼎成为了这次展示和巡礼的主事人之后,同样也是待人接物一丝不苟而分寸自若。无论是贵为堂老、枢机的执政大臣,还是普通的下品京官、外藩家臣,都能在他这里得到如沐春风或是恰如其分的对待,而留下深刻的印象。

    因此,哪怕是少府寺所属的部属下吏,也暗中开始揣测起来。在完成了这次扰乱京城的凶兽展示和巡礼之后,这位与人为善、风评甚佳的主官,是否会因此再进一步,补上那位在家养病形同虚设的少府寺监位置,而位列五品资序。

    就在萧鼎自觉完成了大半日的值守,打算稍稍暂离偷闲片刻;向守卫的金吾卫士告声而走,来到了天子为群姓祈福﹑报功而设立,祭祀土神﹑谷神的大社五色土边上。方才掏出个琉璃烟壶,却见到了一名小黄门匆匆向着他走来。

    只见这名平日与他相熟的小黄门,用一种激动的声调喊道:

    “禹候,恭喜禹候,你前日走失的小女,如今怕是被找到了。”

    “什么!”

    萧鼎闻言身体一震,却是手中缕刻着竹中美人的琉璃烟壶,都不意掉地摔了个粉碎,而露出震惊、欢喜莫名的神色,而一把抓住对方臂膀嘶声喊道:

    “在哪?快领我前去……”

    “先让我告个假……”

    随即他又像是回神过来一般,连忙说道:然后又掏出身上携带的几张钱票,尽数塞在了手中对方手中。

    “多谢宦者的报信,我去去就来。”

    然而在半响之后,看起来欢喜不得了的萧鼎,却是没有前往比邻东宫前庭,和左藏外库院的少府寺本衙临时告假;而是脸色阴郁的在某处换了一身行头之后,乘车出现在了皇城东面的延喜门内,递出了请求出外的身牌。

    “看来这萧氏,终究还是辜负了天家的宠信啊!”

    与此同时,站在延喜门城头上,看着载着萧鼎逐渐远去的车马,暗中监视了整个过程的海公,却是重重叹了一口气道:

    “这也不能怪海公,”在旁一名亲信宦者连声劝慰道:“谁又能想到,这世受皇恩富贵连年的萧氏,竟然会是个满门男盗女娼的藏污纳垢所在。”

    “不但家主本人与传说中鬼市主人密切相关;就连外藩贵女出身的夫人,也在暗中包庇和豢养五仙教;长年诱拐街头孤寡孩童,以为喂养毒物的血食。”

    “而日常往来甚密的若林寺主持敬空,竟也是个暗中尊奉五通邪法的余孽之首;就连膝下的子女和亲族,暗中也多与之有染;私下更是祸及好些亲贵人家。”

    “禹藩自然是完了,但是这些年他结交了多少人,皇城内外又有多少人,要因此担上失察、无能,乃至不作为的尸餐素位之责?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只要管好皇城之内,外边的后续自有其他人去接手。”

    海公又继续摇头叹息道:

    “萧氏去过的几处地方,都控制住了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