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118:主播头上有双腿!
    吕信拿着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地洞深不见底,里面还隐约有一股怪味。

    我叫王尼玛:“这个洞好阴森哦,想看。”

    我是你爹:“我也想看。”

    楼上沙雕:“还是算了吧,万一下面有鬼咋办?”

    灵异砖家:“没事,如果主播出事了,我们可以集体给主播捐棺材本。”

    吕信:“……”

    那我谢谢你啊!

    吕信毫不犹豫的走下了阶梯。

    【叮!系统检测到C级鬼物!】

    【叮!系统检测到B级鬼物!】

    刚走下去,系统音就猝不及防的响起。

    吕信顿住了脚步,他拿着手电筒往前方一照,并没有发现鬼物。

    吕信顺着阶梯继续往下走,这条阶梯很长,走了几分钟才走到尽头。

    下面是一个宽阔的地窖,地窖里面摆了很多酒坛子。

    地窖里很黑,吕信拿着手电筒随意晃了晃。

    这时!

    弹幕炸了!

    我叫王尼玛:“卧槽!主播头上的是什么东西?!”

    哎哟我去:“主播,你快点往你头上看看!”

    每天都被自己帅晕:“我淦!主播头上有双腿!”

    【叮!收获观众恐惧值30点!】

    【叮!收获观众恐惧值40点!】

    【……】

    吕信拿着手电筒往自己头上照了照。

    这不看不知道。

    一看吓一跳!

    “卧槽!”

    吕信直呼卧槽。

    【叮!收获宿主恐惧值20点!】

    【累计收获宿主恐惧值60点,当宿主恐惧值累计至100点,可有机会升级本系统哦!】

    他的头上,竟然吊着一对下肢!

    悬梁旁边还吊着一颗骷颅头和一具男人的躯干!

    这具尸体惨遭分.尸,他的头颅、双腿和躯干分别被绳子吊在了悬梁上。

    尸骨身上还穿着破破烂烂的粗布衣,看上去应该已经死了几十年了。

    画面过于恐怖,吕信赶紧把镜头挪向了别处。

    江海吴烟祖:“我的天呐!尸体!有尸体!”

    江海鲁晗:“主播这回是真的碰上邪门的东西了。”

    我是你爹:“主播还是走吧,小心撞鬼。”

    直播间的人气值从1.3亿到1.5亿再到1.8亿……

    短短五分钟时间,他的人气值就冲到了全网第一!

    创下了直播行业最高的人气值记录!

    吕信在地窖里走了一圈,暂时没有发现任何鬼物。

    【直播间提示:“江海大壕”打赏主播价值1000000元的狂霸拽酷吊炸天宇宙飞船一个。】

    江海大壕:“年轻人,只要你敢在这里讲鬼故事,我就给你再打赏五百万!”

    五百万?!

    卧槽!

    那必须讲啊!

    吕信吹了吹地上的灰,盘腿坐下。

    他摆好手机镜头,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么,就让我们继续今晚的第三个故事。”

    吕主播超勇的:“主播疯了?你头上有个死人啊!”

    吕主播是万人迷:“主播是真的疯了,为了钱连尸骨都不怕。”

    苏香的小奶狗:“吕主播这么头铁的吗?”

    吕信咧嘴一笑:“朋友们,请把‘吕主播流弊’打在弹幕里。”

    我的女神是苏香:“吕主播流弊!”

    我叫王尼玛:“吕主播流弊!”

    “……”

    吕信把手电筒的光对准自己的脸,压低声音说道:“第三个故事,叫做《午夜杂货铺》。”

    “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叫夏七的年轻人身上。”

    “那一年吧,夏七刚满18。”

    “夏七从小就贪玩,成绩也不好,高中一毕业,他就在镇上一间杂货铺里,找了一个店员的工作。”

    “杂货铺的老板姓黄,别人都叫她黄大婶。黄大婶的儿媳妇刚生完孩子,她要回家帮带孙子,所以没时间看店。”

    “她就让夏七,帮忙照看一下生意。”

    “就在夏七刚上班没几天,他们镇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镇上一个叫赖八的男人死了,是被人杀死的。”

    “死状相当凄惨,据说看到尸体的人啊,都吐了。”

    “有人说,赖八的尸体,被分成了一块一块的。”

    “还有人说,赖八的头不见了,成了一具无.头.尸。”

    “这些传言,搞得镇上的百姓都人心惶惶的。”

    “接连几天,大伙儿晚上都不敢出门。”

    “黄大婶听到这个传闻,也急忙跑来杂货铺对夏七说:‘孩砸,最近俺们镇上不太平,晚上早点关门,你啊,也早点回家。’”

    “听到黄大婶如此关心自己,夏七心里也很感激她,就说:‘好嘞婶,俺晚上11点就关店。’”

    “这天晚上,屋外下着倾盆大雨,电闪雷鸣。”

    “夏七没带伞,也不想淋雨回家,他就在店里多坐了一会儿。”

    “一眨眼,就到了凌晨,可是外面丝毫没有停雨的意思。”

    “夏七无聊的趴在桌子上,趴着趴着,他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七听见,店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老鼠在扒东西的声音。”

    “夏七迷迷糊糊的醒来。”

    “他发现,店里的灯黑了。”

    “夏七按了一下店里的开关,发现灯还是没亮。”

    “他意识到,店里停电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还在继续,夏七站起身一看。”

    “轰隆!”

    “与此同时,屋外划过一道闪电。”

    “借着闪电的光,夏七依稀看见,店铺的角落里蹲着一个人影!”

    “夏七大喊道:‘小偷!’”

    “那人听到声音,猛地跑出了杂货铺。”

    “夏七想追上去,但是屋外下着暴雨,那人很快就消失在了雨夜中。”

    “天亮后,夏七清点了一下店里的货,他发现,少了一盒针线。”

    “针线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夏七就自认倒霉,自己掏了五块钱填补上了这个成本价。”

    “还没拿到工资,夏七就赔了钱,这让他心里怎么想怎么都不舒服。”

    “店里没有监控,夏七也不知道小偷是谁。”

    “夏七郁闷了几天,黄大婶知道这事后也没责怪他。”

    “大概过了三四天,这天晚上,外面又下起了倾盆大雨。”

    “夏七今晚带了伞,到了下班的点,他就回家了。”

    “走着走着,夏七突然想起,自己的家钥匙落在了杂货铺里。”

    “夏七走到半路,又折返回去拿钥匙。”

    “杂货铺的门已经关了,就在他开锁的时候,忽然听见店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夏七警惕起来,他把耳朵贴在卷帘门上听了一会儿。”

    “那动静和上次听到的一模一样。”

    “夏七心一惊,店里,又遭贼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间杂货铺只有一扇卷帘门,里面也没有窗户,小偷是怎么进去的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