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77:反正你又不会HY!
    沈清君搓着眼泪,失魂落魄的飘出了窗外。

    呜呜呜……

    我的鬼生也太苦了叭!

    本想混吃等死躺平到退休。

    结果现在被白嫖成了免费打工人!

    哭了……

    看到沈清君蹲在阳台哭,吕信也懒得鸟她。

    他打了个呵欠,回到房间就睡了。

    第二天,吕信被电话铃声吵醒。

    他迷迷糊糊的接起了电话。

    “喂,谁啊?”

    “哎哟阿崽啊!妈想死你嘞!”

    听到亲妈的声音,吕信浑身一震,瞬间清醒。

    “妈?”

    “哎哟儿啊!都半年不见妈了,想不想妈啊?”

    吕信在脑海中飞搜索着原主和亲妈的相处模式。

    他记得,原主的亲妈这几年找原主,不是逼他相亲,就是催他网恋。

    反正两人的沟通永远离不开传宗接代这个话题。

    “想……想啊……”

    才怪。

    “哎哟,可乐死妈了。”

    “儿啊,妈最近给你找了个相亲对象,人家也在江海工作,明晚你俩见见吧。”

    正当吕信心想该怎么搪塞过去,吕信妈又说:“儿啊,你一定要去啊。如果你不去,妈就一哭二闹三上吊。跑你租房哭,去你直播间闹,还要在你租房门口上吊,就问你怕不怕啊?”

    吕信嘴角一抽:“怕……怕,怕死了。”

    吕信妈笑得乐呵呵的:“怕就对了,就怕你不怕!记住啊,明晚穿得体面点!过年不带女朋友回家,你就死在外面吧!”

    嘟嘟嘟……

    吕信妈挂了电话。

    吕信被原主的妈给吓愣了。

    这年头,亲妈催婚都这么恐怖的吗?

    吕信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中午了。

    他刚准备起床,突然!

    他的手竟然摸到了一个冷冰冰又软乎乎的东西!

    那手感,就像……

    吕信低头一看。

    卧槽!

    “你……你怎么在我床上?!”

    躺在他旁边的沈清君被吵醒,她慢悠悠的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

    “干嘛啊?大惊小怪的。反正你又不会怀孕,让我睡一下怎么了?”

    “你特么……”

    不经过我的同意,睡我的床,你还有理了?

    沈清君搓了搓惺忪睡眼:“你的臭豆腐,我才不稀罕吃,我就是缩在你身边躺了一晚上而已。”

    吕信嫌弃的看着她。

    沈清君不服:“这么嫌弃我干嘛?大不了我给你钱啊!”

    给钱?

    靠!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下去!”

    沈清君不仅没下去,反而还躺了下来。

    “我不下去,我饿了。”

    吕信掀开被子:“管我屁事。”

    “当然管你的事了,你是我老板,得包吃包住。”

    沈清君说得理直气壮的。

    “是嘛?那你给我创造收益了?”

    吕信挑眉看着她。

    沈清君撇嘴道:“当然有收益,我给你当免费空调了啊。有我在你身边,你连空调都不用开了,毕竟我身子够冷,能给你省电啊!”

    吕信呵呵:“那我还真是谢谢你啊。”

    沈清君:“不客气。午饭我要吃三明治,加培根和黑椒酱谢谢。”

    吕信忍无可忍,恨不得抓起地上的脱鞋就呼她脸上。

    算了,他大人有大量,不和妹纸计较。

    吕信走进厨房开始忙碌。

    【叮!】

    【宿主,昨晚你收获了11oo点恐惧值,要不要抽奖哇?】

    如果抽奖,只能抽三次,还会浪费掉2oo点恐惧值,还是积累到第二天再抽吧。

    “先不抽。”

    【哦!】

    此时,沈清君正趴在门边看着吕信。

    她皱着眉头,心里在想。

    这个男人怎么老是对着空气说话?

    难道,他见到了鬼?

    呃……好像也不对。

    自己就是鬼,没理由看不见其他鬼。

    沈清君左看看右看看,确认无误,家里只有他们一人一鬼。

    那难道是……

    他的脑子坏掉了?

    吕信回过头,看到沈清君鬼鬼祟祟的站在厨房门口。

    “喂,你偷偷摸摸的站在那里干嘛?想搞偷袭啊?”

    沈清君翻了个白眼:“你怕不是有被害妄想症!”

    吕信嘴角一扬:“你诡计多端,不防不行。”

    沈清君双手交叉胸前,靠在门边:“放心吧,鬼仆是伤不了主人的。”

    【宿主你放心啦,如果鬼仆伤害主人,是会被反噬的呢。】

    【假如鬼仆打你一巴掌,你不会感觉到疼,但鬼仆会感觉到疼。也就是说,鬼仆伤害你,就等于伤害自己。】

    吕信恍然大悟。

    他把做好的三明治摆在桌上,还特意准备了两杯牛奶。

    沈清君大口大口的吃着三明治,咕噜一下就把杯子里的牛奶给喝光了。

    吕信打量着沈清君的脸,她的样貌也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模样。

    除了皮肤惨白了一点,五官还是生得挺好看的,放在学校,至少也能算个系花。

    看到她吃的差不多了,吕信问她:“是谁让你去害凌枫的?”

    吕信想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凌树下的手。

    沈清君擦了擦嘴,摇摇头:“不知道啊,我有意识的时候就被附魂在那条手串上了。当时我的脑子很不清醒,一直有个男人的声音在我脑海中跟我说,一定要让凌枫生病!”

    “男人的声音?让凌枫生病?”

    对方并不想置凌枫于死地,只想搞垮他的身体。

    说明对方没有对凌枫恨之入骨。

    吕信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凌树的嫌疑最大。

    看得出来,凌致比较看重凌枫,又很喜欢拿凌树去跟别人比较,导致凌树心里极度不平衡。

    他们兄弟俩不仅是亲兄弟,还是同事,两人也存在竞争关系。

    所以,凌树极有可能想让凌枫身患重病在家休养,这样一来,凌树就能名正言顺的代替凌枫,再也不用和他竞争了。

    “那条手串看起来像是太国的货,你该不会是从太国来的鬼吧?”

    沈清君急忙摇头:“当然不是,我生是天朝的人,死是天朝的鬼,我和太国没半毛钱关系!”

    突然,沈清君的神色变得紧张起来。

    “有杀气!”

    “杀……杀气?”

    这武侠小说里的常用台词也能被你照搬上来啊?

    吕信在心里问:喂!坑蛋,是不是又有恶鬼来偷窥我了?

    【啥?没有哇!没有感觉到鬼气。】

    那沈清君说的杀气是什么意思?

    【呃……这个,你还是问她比较好吧。】

    吕信问她:“你感应到什么了?”

    沈清君闭着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感觉到……”

    “我的肚子还没吃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