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72:阴阳眼
    “江泰大喊:‘爸!妈!’”

    “听到儿子的声音,江泰父母既开心又生气。”

    “江泰妈先是抱着他哭了好久,等江泰妈的情绪平复一些后,又和江泰爸把他揍了一顿。”

    “江泰爸指着江泰的鼻子骂道:‘你这兔崽子,去哪里野了?三天都没回家!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妈都担心坏了?!’”

    “听了父亲的话,江泰不可置信的问道:‘三……三天?不会吧!我只在网吧通宵了一个晚上啊!’”

    “他虽然会逃课去上网,但每天都有回家,怎么可能离家三天了呢?”

    “责备归责备,夫妻俩还是把儿子带回了家里。”

    “回到家中,江泰对父母解释了昨晚的遭遇。”

    “‘爸妈,你们相信我啊,我真的只是送一个小女孩回家。也就一个晚上的时间,真的没有三天啊!’”

    “江泰爸以为儿子在撒谎,气不打一处来:‘你这兔崽子,逃课就算了,还学会撒谎了?’”

    “江泰继续解释:‘我真没撒谎,那小女孩住在平安岭村,名字叫江小花,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找她!’”

    “听了儿子的话,江泰爸妈被惊得目瞪口呆。”

    “江泰爸问他:‘兔崽子,你……你说什么?’”

    “江泰以为父母没听清他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江泰妈身子一斜,坐在沙上哭了起来,嘴里直喊:‘小花……我的小花!’”

    “江泰不明白母亲会什么会哭,只听江泰爸叹了一口气。”

    “‘儿啊,你姐姐,也叫江小花啊!在你出生之前,我和你妈,还有你姐,就住在平安岭村。’”

    “江泰听得一头雾水,他明明是家里的老大,怎么还会有个姐姐?”

    “江泰爸眼泛泪光:‘这件事,我和你妈一直瞒着你。’”

    “‘其实你不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大概是19年前吧,我和你妈住在平安岭村,你姐姐那时候只有六岁。我和你妈白天在镇上打工,晚上才回家,经常把小花一个人放在家里。’”

    “‘那天,下着暴雨,我和你妈照常出门打工,你姐姐一个人在家里玩。谁知道,中午的时候,山上突泥石流,把整座村子都埋了。’”

    “‘整整一百户人家,全都被埋在了土里。短短一天时间,村子里就死了一百多个人。你姐姐也没能幸免。’”

    “‘后来,平安岭村那一带被改成了墓园,你姐姐的遗体,也安葬在那个墓园里。’”

    “‘这些年,我和你妈都会在你姐姐祭日那天去祭拜她,给她烧纸钱,给她烧衣服。’”

    “江泰听得晕头转向的,甚至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他从没想过,这种离奇的事情会生在自己身上。”

    “一个礼拜后,凑巧是江小花的祭日。”

    “江泰父母带着他一起去了墓园。”

    “江泰盯着姐姐的墓看了许久,坟前的墓碑上贴着一张泛黄的照片。”

    “照片里是个脸蛋圆乎乎的可爱小女孩,和他见到的小花长得一模一样。”

    “从墓园回来后,江泰就像变了一个人。”

    “他再也没有去网吧通宵打游戏了。”

    【直播间提示:“金主爸爸”打赏主播价值2oooo元的小金钻一个。】

    【直播间提示:“丁小白”打赏主播价值1oooo元的xx娃娃一个。】

    我是你爹:“牛逼,事实证明,帮人戒网瘾光靠电击是没有用的,还是得见鬼才行啊!”

    每天都被自己帅晕:“楼上的是什么逻辑鬼才?”

    林家的小雪花:“主播讲的鬼故事是越来越好啦,喜欢喜欢!”

    爱讲鬼故事的香香:“呵呵。”

    苏香似乎在呵呵林雪,吕信嗅到了一丝淡淡的火.药.味。

    稍作休息,吕信继续开始第二个故事。

    “今晚的第二个故事,叫做《阴阳眼》。”

    “小琴是个全职宝妈,她有一个十分可爱的儿子,也有一个非常疼人的丈夫,旁人都羡慕她是人生赢家。”

    “小琴的儿子名叫小宝,今年三岁,咿咿呀呀的刚会讲话。”

    “今年清明节,小琴的丈夫陈东对她说:‘孩子都这么大了,带他一起去扫墓吧。’”

    “小琴点了点头,带着儿子跟丈夫一起去了墓园。”

    “一到墓园,小宝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就不停的往四周看,眼里充满了好奇。”

    “小宝抬起肉嘟嘟的小手,指着别人的墓碑咿咿呀呀的说:‘公公……婆婆……脸上有土!’”

    “小琴顺着小宝的手往旁边看了看,他指着的那座墓,一个人都没有。”

    “小琴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这时,小宝又指着另外一边的墓,奶声奶气的说道:‘爸爸,那里有两个人!’

    “陈东笑着把儿子抱进了自己怀里,他笑着问:‘小宝,哪里有人啊?’”

    “小宝指着坟包说:‘土里面!有两个叔叔阿姨!’”

    “小琴和陈东都看向了小宝指着的坟堆,他们现,这坟堆是一座夫妻合葬的墓。”

    “小琴和陈东两人面面相觑,小宝才三岁,不可能看得懂墓碑上的字,所以,他又怎么知道这座坟里埋的是一男一女?”

    “回到家里,小琴心事重重。”

    “陈东问她:‘老婆,你怎么了?’”

    “小琴把心里的担忧告诉了陈东:‘老公啊,我觉得小宝的眼睛好像能看到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陈东笑了笑:‘别胡说,小孩子嘛,童言无忌,别放在心上。’”

    “听到丈夫这么说,小琴也觉得是自己多虑了。”

    “晚上,小琴被小宝的声音吵醒。”

    “‘妈妈……妈妈……’”

    “小琴听到小宝在叫妈妈,她打开灯,把儿童床里的小宝抱了起来。”

    “小琴温柔的哄着他:‘宝宝,妈妈在这里哦。’”

    “小宝指着房间的墙角,嘴里一直在喊:‘妈妈……妈妈……’”

    “小琴耐心的哄着小宝:‘乖,妈妈在这里。’”

    “然而,小宝一直对着空荡荡的墙角叫妈妈,由始至终都没看她一看。”

    “哄了十几分钟,小宝终于睡着了,小琴把小宝放在了儿童床上。”

    “第二天,陈东早早的出门上班,小琴在厨房里做早餐。”

    “房间里,传来了小宝‘咯咯咯’的笑声。”

    “小琴急忙回到房间,看到小宝躺在儿童床上,正笨拙的挥动着小手对着天花板咯咯大笑。”

    “他嘴里不停的叫道:‘妈妈……妈妈……’”

    “小琴听到小宝喊妈妈,又将他抱了起来。”

    “小宝看着小琴的脸,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让小琴不由觉得奇怪。”

    “自从小宝会说话以来,从来都没有对着她叫过妈妈,反而知道叫陈东爸爸。”

    “都说孩子和妈妈亲,小宝反倒和爸爸比较亲。”

    “可陪在孩子身边的人一直都是她啊!”

    “小琴心中不禁有了落差感。”

    “中午,小琴给小宝喂饭。”

    “吃完饭,小宝突然哭了起来,小琴怎么哄都没用。”

    “小宝哭着哭着,突然指着自家大门说:‘好恐怖的叔叔!呜呜呜……’”

    “小琴的警惕的看向了大门,她家大门紧闭,家里只有她和小宝两个人,哪里来的叔叔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