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56:我愿意以身相许
    中午,吕信拎着一堆菜跟着林雪回了家。

    两人一到家里就开始忙碌起来。

    林雪站在一旁洗菜,她时不时的往吕信身上瞄。

    望着吕信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林雪的脸蛋微微一红。

    吕信察觉到了林雪的视线,笑着打趣她:“你最近很爱脸红嘛。”

    闻言,林雪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根子。

    她转过身背对着吕信,支支吾吾的说:“你管我。”

    林雪的心脏如小鹿乱撞一般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她还从来没跟男生表白过,该怎么和吕信道明心意呢?

    如果吕信拒绝了她该怎么办?

    以后会不会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林雪左右为难,大脑似乎有两个声音在和她说话。

    一个支持她表白。

    一个不支持她表白。

    憋了几分钟,林雪终于憋出一句:“吕信,你和苏香,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吕信解释说:“朋友关系而已啦。”

    “哦……”

    林雪轻轻“哦”了一声,始终没有鼓起勇气对吕信说出心里话。

    忙碌了一个小时,饭菜上桌。

    就在两人准备开饭的时候,门铃响了。

    林雪开门一看,发现站在门口的人是夏明。

    夏明手上提着一堆礼物,对林雪说道:“林雪,我来看看你。”

    他这几天思考了很久,他的事业正值稳健上升时期,如果想要稳住自己的事业,必须得倚仗林家的实力。

    林雨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林家不是还有林雪嘛!

    所以,他决定,把目光转移到林雪身上,努力拿下她!

    林雪笑道:“你人来就行了,何必带这么多东西。我们刚好做好饭,你也一起来吃吧。”

    林雪侧了侧身,把夏明请进了屋。

    等到夏明进屋后才发现,吕信也在!

    两人对视一眼,夏明满脸震惊。

    吕信玩味道:“夏先生,你怎么这副表情?在惊讶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林雪家嘛?”

    夏明的表情有点复杂,不仅仅是震惊,而且还有些难以置信。

    吕信的出现,似乎把夏明吓了一跳。

    这不得不让吕信怀疑,他心里有鬼。

    夏明正了正脸色,若无其事的说道:“原来吕先生也在,那我就不打扰二位过二人世界了,告辞。”

    夏明放下礼物,转身又离开了林雪家。

    夏明走得很急,林雪误以为他看穿了自己和吕信的关系。

    其实不然,在吕信眼里,夏明只是做贼心虚不敢面对自己而已。

    他是怕自己把他和叶美珍的事情告诉林雪吗?

    林雪红着脸对吕信说:“你别在意夏明说的话,他这人就喜欢开玩笑。”

    吕信话锋一转:“JC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他的家庭背景了么?怎么没把他抓走?”

    林雪:“JC说他没有作案时间,问完话后就把他放回来了。”

    是吗?

    夏明没有作案时间,那林雨和夏磊的鬼魂怎么会跟着他?

    ……

    夏明板着个脸离开了林雪家的小区,他一上车就立即给叶美珍打了个电话。

    叶美珍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夏明?”

    夏明怒气冲冲的质问她:“叶美珍,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到底有没有办妥?”

    听到夏明生气了,叶美珍急忙解释:“办妥了呀,今早我已经把东西放在吕信家门口了。”

    夏明冷哼一声:“是吗?那吕信现在怎么还好端端的出现在我面前?”

    “什么?”

    叶美珍难以置信:“不会吧……”

    她记得,如果被南湘千绝毒虫咬伤,仅仅半个小时内,毒素就能蔓延全身。

    现在都过去了几个小时,吕信没道理还能行动自如。

    夏明咬牙切齿:“叶美珍,你实在是让我失望至极!”

    叶美珍委屈的咬咬牙,带着哭腔说:“夏明,你……你别生气啊。也许是毒性还没发作,或许……或许他明天就能毒发身亡了也不一定!”

    夏明满脸阴鸷:“好。如果明天他还生龙活虎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夏明愤怒的挂断了电话,这凶狠的气势,把电话那头的叶美珍吓得瑟瑟发抖。

    叶美珍在客厅里来回踱步。

    她相信夏明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吕信真的没有死,他会不会杀了自己?

    想到这里,叶美珍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急忙跑进房间里收拾东西,她要连夜跑路,离开江海市!离开这个让她感到恐惧的男人!

    ……

    傍晚,吕信回到家里。

    他发现自家门口蹲着一个人。

    定睛一看,是丁白。

    吕信看了看手表,现在才傍晚五点半,丁白这家伙估计在这里已经蹲了一段时间了。

    看见吕信,丁白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他猛地扑到吕信身前,嘴里大喊:“救救我!快救救我!我快被那只鬼逼疯了!”

    丁白脸色发青,满脸沧桑,和以前生龙活虎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吕信打开家门,丁白跟在他后面,双手反复搓着双臂,哆哆嗦嗦的进了屋。

    一进屋,丁白就对着吕信扯出了一抹尴尬的笑。

    这笑容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紧接着,丁白开始脱外套,然后拉下了裤子拉链。

    吕信傻眼了:“你干嘛?!”

    丁白抿了抿唇:“你不是说不管做什么,我都要答应你吗?”

    丁白难为情的憋红了脸,他低着头,轻声道:“我……我愿意以身相许。”

    听闻此话,吕信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他忍不住大骂:“你个变态!你个禽兽!”

    丁白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哎,不是你要我以身相许的吗?”

    吕信瞪大了眼:“你有没有搞错!我是钢铁直男,直男!”

    他深深的怀疑,丁白怕不是被那颗长发鬼把脑子都给吓坏了。

    丁白不解的挠了挠脑袋,原来他白天的时候会错意了啊。

    丁白为自己的贞洁松了一口气。

    这时,吕信伸出了一个巴掌。

    丁白立即会意,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了5000块。

    吕信摇摇头:“少了一个零。”

    丁白脸一皱:“怎……怎么这么贵啊?”

    吕信自信满满的说:“因为我靠谱啊,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你不懂吗?我能给你治根治本,彻底赶走那颗长发脑袋。”

    【叮!】

    【系统表示看不下去了:奸商!奸商啊!真是臭表脸的宿主,连坑钱都坑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吕信在心里骂道:坑蛋闭嘴!

    丁白咬着牙,又给吕信转账了四万五。

    此时此刻,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滴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