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35:我又不非礼你
    “‘那个人跟我说,他发文案给我,只要我把这些文案散布到学校论坛,就能拿到钱。’”

    “‘文案内容,就是许强侵犯女同学和危楼灵异事件的谣言。’”

    “‘我犹豫了很久,后来实在抵不住金钱的诱惑,就做了这种散布谣言的事。’”

    “‘有时候谣言传久了,容易被不明真相的人当成事实。’”

    “李振苦笑了一下:‘我就是那种意志不坚定,和不明真相的人,所以也被这些谣言给洗脑了。’”

    “李振眼神坚定的看着唐礼和许壮:‘这件事是我做错了,你们想打我或者去告我,我都欣然接受!’”

    “许壮和唐礼没有再拿李振出气,我们一群人沉默了很久。”

    “许壮和我们一起回到了宿舍。”

    “唐礼对我们交代,其实他才是第一个到宿舍的人。他特意让宿管把他和郝中尔安排在一个宿舍,好有机会接触到郝中尔的姐夫李振。”

    “6号床下的那些垃圾、床上的照片、还有门槛里的头发,都是他提前布置好的。包括那张多了一双腿的照片,也是他临时准备好素材P上去的。“

    “至于许强的日记,一直都被唐礼带在身上,到了危楼他才故意拿出来。”

    “他知道,以他和许壮两个人的力量,根本掀不起浪花,只有动用我们全宿舍的力量才能把事情越闹越大。”

    “可有些事情,依然解释不通。”

    “姜乐问唐礼:‘那……那老吕床上的人影,和我们做的梦又是怎么回事?’”

    “唐礼摇摇头:‘不知道。其实,我们这段时间遇到的事,并不全是我装神弄鬼。’”

    “‘比如,老吕床上的人影,我们大家共同做的梦,还有郝中尔、王强他们听到的怪声,都和我没关系。而且……’”

    “唐礼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我。”

    “许壮接了唐礼的话:‘而且,我只扮过我哥一次。吕信,那个在危楼出现过的许强,并不是我,我从来都没去过危楼。’”

    “听了许壮的话,姜乐脸色煞白:‘你的意思是,我……我们宿舍真的出现了灵异事件?’”

    “闻言,我们四个人的心又悬了起来。”

    【叮!收获听众恐惧值15点!】

    【叮!收获听众恐惧值17点!】

    【……】

    吕信喝了口茶,砸了咂嘴。

    “故事说到这里,我想到了一句话。”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希望各位,都能做到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相信真实信息才可靠。”

    金主爸爸:“主播说得有道理,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叫我王尼玛:“谣言是真的会摧毁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大家都理智一点吧。”

    鲁班250号:“主播说道理倒是说得好听,但我只想听你讲故事,不想听你讲道理啊!”

    吕信:“各位听众大爷们,大家稍安勿躁,故事这就继续。”

    “许壮一掌拍在桌子上,发誓说:‘我一定要把那个散布谣言的主谋给揪出来!’”

    “也许是李振想弥补对许强的亏欠,当天晚上,他主动给郝中尔打电话,说他愿意协助我们把当年造谣的主谋给找出来。”

    “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十年,李振当年加的兼职群早就解散了。那个误会许强侵犯女学生的男老师,也离开了这所学校。”

    “一时间,所有的头绪都断了。”

    “这件事之后,我们宿舍的人也踏入了正常的大学生活。”

    “宿舍里,也没再发生什么怪事。”

    “然而,你以为这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吕信留了一个悬念,听众大爷们不乐意了。

    江海吴烟祖:“我淦!老子听得津津有味的,主播你别停啊!”

    江海鲁晗:“就是啊,主播快继续讲!”

    我是你爹:“刚到高.潮就结束了?什么肾虚主播!”

    吕信:“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欲知后事如何,明晚22点整,我们,不见不散。”

    此话一出,弹幕里骂声一片。

    我是你大爷:“靠!讲到一半就停了,这不是故意吊人胃口嘛!不是说好一晚讲三个故事的嘛!”

    苏香的小奶狗:“就是就是啊,主播不讲信用!”

    金主爸爸:“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鲁班250号:“辣鸡主播、辣鸡主播!取关了取关了!”

    “……”

    由于骂声太多,弹幕不停的刷刷刷。听众们又成功把吕信直播间的热度送上了新人榜第一。

    吕信咧嘴一笑:“各位大佬爷们行行好,这个故事太长,今晚真讲不完,大家早点睡,明晚我多送几个抽奖名额给大家当做补偿,行不?”

    听众们直接复制粘贴:“不行!不同意!”

    最后,爱讲鬼故事的香香发话了:“现在都凌晨两点了,主播也是人,就让他早点休息吧。”

    看到女神出现在直播间,听众们的风头又倒向了她:“你长得美,你说什么都对!”

    江海鲁晗:“哎,那就让主播休息吧,大家散了散了,明晚再来。”

    得到了听众们的体谅,吕信道了谢后就退出了直播间。

    吕信点开苏香的账号,私聊她:“妹纸,在不?给你颁个奖。”

    今晚猜中答案的第一个人是苏香,吕信准备给她送个666的红包。

    苏香秒回:“你准备给我什么?”

    吕信:“666红包。”

    苏香发来一个大笑的表情:“你觉得我看得上这666嘛?”

    得,别人小富婆还真看不上这666的红包。

    吕信学起了系统那一套:“礼轻情意重嘛。”

    苏香又发来一个勾手指的表情:“干脆你请我吃饭吧?”

    吕信:“好啊,去哪里吃?”

    苏香很直接的回复道:“来我家,你亲手做给我吃。”

    “这……这不太好吧。”

    这妹纸这么OPEN的吗?还没见过面呢就约去她家?

    苏香又说:“怕什么,我又不非礼你。”

    淦!但我怕我会非礼你!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我吕信可是正人君子啊!

    你信吗?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行吧,你定个时间。”

    苏香:“后天中午吧。”

    吕信:“好!”

    退出聊天页面后,吕信的微信来了两条消息提醒。

    林雪:“我看到你下播了,要不要去吃夜宵?我请你。”

    吕信摸了摸肚子,还真有点饿。

    “好,去吃夜宵,地点你定,我请客。”

    林雪给吕信发了一个地址。

    【叮!】

    这时,系统又猝不及防的冒了出来。

    吕信骂道:“叮什么叮?没看到我要和妹纸去吃饭啊?赶紧给我憋回去!”

    憨批系统肯定又要他抽奖了,他心疼自己辛辛苦苦收集的恐惧值,才不舍得给系统白嫖呢。

    【宿主,我想说的是……】

    吕信凶巴巴的说:“我不听我不听!”

    【系统委屈巴巴的说:哦……】

    吕信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就在他刚关灯的那一瞬间,他余光看见,自己的房间门口好像趴着个什么东西。

    吕信抬眼一看,房间里一切如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