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25:把女鬼吓哭
    女鬼心里表示委屈:呜呜呜……我大晚上的跑出来加班我容易吗我?还遇到个比鬼更恐怖的男人!

    吕信看着女鬼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不明真相的,还以为自己是LSP非礼她了呢。

    他把女鬼逼到墙角,视线锋利如刀:“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来我家干嘛?”

    女鬼搓着眼泪说:“我叫珍……珍子,来你家是为了……为了吓你。”

    哦,当然了,她吓人没吓到,反而被人吓哭了。

    吕信不明所以然:“你没事吓我干嘛?我和你有仇吗?”

    珍子咬咬唇:“拿钱办事而已。”

    吕信的脸色变得凝重,他意识到一件很严重的问题,有人要害他!

    “拿谁的钱?替谁办事?”

    珍子摇了摇头:“不知道。”

    吕信抬起手,正想往女鬼的身.上.摸.一把。

    呃,不对,这样太猥琐了。

    还是往她的脑袋上摸一把吧!

    珍子吓得直打哆嗦:“哎别别别碰我!我说我说!”

    “是城南东街的王神婆!”

    “王……王神婆?”

    吕信的记忆里可没有王神婆这个人。

    “别撒谎啊,你敢撒谎我就让你魂飞魄散!”

    吕信威胁道。

    珍子摇头如拨浪鼓:“我没撒谎!我真的没撒谎!”

    说罢,她小心翼翼的爬向了电视机:“大佬……我……我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

    吕信指着厨房说:“去,给我做一顿宵夜,满意了就让你走。”

    “哦……”珍子哭了。

    呜呜呜……不带这样欺负鬼的啊!

    ……

    清晨,天灰蒙蒙亮

    凌枫和陈娇娇带队赶到了城郊荒山山脚下。

    四周杂草丛生,陈娇娇指着山顶说道:“二十年前,山顶上有一个加工厂,后来因为地势太偏僻,加工厂就搬走了,估计已经有十几年没人上山了。”

    凌枫发现,上山的唯一一条路已经被杂草挡住,想要徒步爬上山顶,估计至少也得要一个多小时。

    “这山上蚊虫蛇蚁多,大家穿好防护服!”

    准备工作就绪后,一群人上了山。

    当众人爬到半山腰时,陈娇娇惊奇的发现,地上的石头居然有一滩干竭的血迹,血迹一路延伸至山顶。

    陈娇娇指着地上的血迹:“凌老大,你看!”

    凌枫眉间紧皱,他敢笃定,山顶上一定有他们想要找到的东西!

    二十分钟后,所有人都爬上了山顶。

    老旧的工厂残破不堪,在厂房旁边,有一个苔藓丛生的蓄水池。

    现在是夏天,隐隐有一股腐臭味从蓄水池的方向飘来。

    警员们走过去揭开了蓄水池的顶盖,刹那间,臭气熏天。

    所有人都捂住了鼻子。

    凌枫打开手电筒,探头看向了蓄水池里面。

    蓄水池里有一半的脏水,众人将水抽干之后,看到了一个破旧的冰箱。

    冰箱被粗绳索绕了几圈,封死了冰箱门。

    众人合力将冰箱抬出来,打开一看。

    冰箱里的情形触目惊心。

    陈娇娇瞠目结舌:“居……居然有两具尸体!”

    冰箱的上层和下层分别有一具蜷缩的尸体,两具尸体都已经完全腐败。

    凶手很狡猾,为了断掉有关尸体身份的线索,连尸体上的衣服都扒掉了。

    “和吕信直播里说的那个故事一样。”

    “凶手把尸体放在冰箱里,然后沉入了蓄水池。”

    凌枫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若有所思。

    陈娇娇:“凌队,你该不会怀疑是吕信干的吧?”

    凌枫点点头:“这世上有这么巧的故事吗?”

    陈娇娇沉默了,吕信接连说中了两桩命案,这确实太巧了。

    凌枫拍了拍她的肩:“走,去找吕信。”

    ……

    中午,吕信刚起床。

    发现家里的地板、沙发亮堂堂的,一尘不染。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嘛,昨晚那个女鬼很会干活嘛。”

    “哎,早知道把她留在家里打杂了。”

    吕信表示有点惋惜。

    【系统:真是个臭表脸的宿主。】

    “你给老子闭嘴!”

    吕信骂骂咧咧。

    这时,门铃“叮咚叮咚”的响了起来。

    吕信开门一看,发现门口站着两位穿着制服的JC。

    陈娇娇一见到吕信,瞬间两眼放光:“哎,你是吕信吧?我是你的粉丝,我叫安娇拉贝碧!哦不,我叫陈娇娇。”

    “安娇拉贝碧?”

    吕信想了想,他确实有一个忠实女粉叫这个昵称。

    “你好你好!”

    吕信笑着伸出手,想和粉丝握握手。

    紧接着,凌枫清了清嗓子,给陈娇娇使了一个眼神,示意她正经一点,现在他们面对的可是犯罪嫌疑人!

    陈娇娇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凌枫拿出了JC证:“我是市中心分局的警队大队长凌枫,现在我们怀疑有桩凶杀案与你有关,麻烦和我们回局里一趟。”

    吕信一听,笑容瞬间凝固。

    “阿sir,你们搞错了吧?我是五好市民,良民啊!”

    陈娇娇说道:“我们就是做个笔录而已,不会为难你的。”

    半个小时后,吕信跟着两人回到了警局。

    审讯室内,吕信解释得口干舌燥。

    “老铁,我真就是个讲鬼故事的,那些鬼故事都是我瞎编乱造的。”

    “哎,我说,我编的鬼故事既然给了你们破案的头绪,你们应该感谢我才对吧?咋还怀疑我是凶手呢?”

    吕信很不爽。

    面对吕信噼里啪啦的一顿怼,凌枫依然保持淡定。

    “今天我们发现的两具尸骨,其中一具就是你前同事林雪的妹妹林雨。”

    “林雪和我们说,是你提供给了她‘水和冰箱’这两条线索。你先来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两条线索你是怎么想到的?”

    吕信想了想,胡诌道:“我做梦梦见的,有个跟林雪长得一样的女人给我托梦。”

    一直保持严.肃的凌枫笑了:“你觉得我会信吗?”

    吕信一本正经:“我觉得你会信。”

    吕信说的这些话,在凌枫听来就是扯犊子。

    就算有冤魂托梦这种事,那也应该拖梦给自己的家人,怎么可能让八竿子打不着边的吕信梦到这些线索。

    陈娇娇抱着资料走进审讯室,她凑在凌枫耳边说了几句话。

    凌枫抬眼看向了她:“你确定吗?”

    陈娇娇看了吕信一眼,点头道:“确定。那两具尸体死亡时间已经有半年了,吕信当时人在老家,还没到江海市谋生,他没有作案时间。”

    “呐呐呐,听到了吧,我是四个月前才来江海市找工作的,所以这件事与我无关。”

    “阿sir,既然没事,那我告辞了啊。”

    吕信站起来转身要走,就在这时,“呼——”!

    一道阴风猛地吹进了审讯室里,天花板上的吊灯被吹得前后摆动。

    吕信下意识的回过头,视线对上了凌枫的那张脸。

    “咚!”

    吕信的心猛地一沉,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