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22:有因必有果
    “老何全家都把萍萍当祖宗一样供着。”

    “老何妈还特地找神婆来算了一卦,神婆说:‘放心,这胎保证是个男娃。’”

    “神婆的话就像一颗定心丸,老何听了之后笑得合不拢嘴,逢人就说自己马上就要抱儿子了。”

    “七个月后,萍萍即将临盆。”

    “这天夜里,屋外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镇上的接生婆都不敢冒雨出来接生,没办法,老何妈只能亲自上场。”

    “萍萍躺在床上痛得撕心裂肺,又哭又喊,老何在房间外来回踱步。”

    “房间里,老何妈不停的说:‘使劲!再使劲一点!看到孩子的头了!’”

    “半个小时后,房间里传来了响亮的啼哭声。”

    “紧接着,老何妈一声尖叫,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老何问她:‘妈,你怎么了?’”

    “老何妈害怕得连话都讲不利索:‘怪胎……怪胎啊!’”

    “闻言,老何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急忙跑进房间。”

    “怎知,眼前的一幕,直接把老何吓得瘫在了地上!”

    “地上有一滩血迹,一团肉乎乎的肉团子趴在血迹中间蠕动。”

    “这个婴儿,只有脑袋和身躯,他没有四肢!”

    “不,确切的说,婴儿的四肢没有长在他的身上。”

    “在他身边,躺着四条血肉模糊的断肢。”

    “老何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嘴里喃喃:‘怎么会这样。’”

    “这时,老何妈和老何爹走进了房间。”

    “老何爹看到孙子是个畸形儿,顿时嗷嗷大哭:‘作孽哦!我们老何家怎么生出个这种东西!’”

    “老何的脑袋嗡嗡作响,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些画面。”

    “他记得,张阿三的尸体,也被他砍成了这个样子!”

    “这难道,真的是报应?!”

    天花板上有人:“自信一点,这就是报应。”

    被吕主播吓哭了:“可怜的孩子,被渣爹坑了。”

    吕信:“老何妈蹲下来,凑在老何耳边,小声说:‘这孩子太邪了,他生出来的时候,就是个没有四肢的畸形儿。谁知道没过半分钟,他的四肢又从萍萍肚子里生了出来。’”

    “‘你妈我年轻的时候也给人接生过,从来都没遇到这么邪门的事,哪有孩子的身体和四肢是分开出来的?’”

    “老何妈瞅了一眼晕倒在床上的萍萍,继续说:‘儿啊,反正萍萍不知道,不如我们把他扔了吧。这孩子,留着也不顶用。’”

    “没等老何说话,床上的萍萍突然扑在了老何妈身上。”

    “速度之快,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萍萍满眼血丝,她掐着老何妈的脖子,面目狰狞的说:‘我不许你丢我儿子!我不许你丢我儿子!’”

    “老何和老何爹迅速拉开了萍萍,为了不让萍萍疯下去,老何急忙说道:‘好好好,不丢不丢!’”

    “就这样,老何勉为其难的留下了这个孩子。”

    “孩子出生的第三天,老何家里又发生了一件事。”

    “平日里身体还算健朗的老何爹突然病倒了,他瘫在床上,动都动不了。”

    “送到医院,医生也束手无策。”

    “老何妈抱怨说:‘哎,都怪那个倒霉孙子,从他一出生我们家里就没好事!’”

    “本来家里喜添男丁对于老何家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可孩子出生之后,这家子人就没笑过。”

    “老何爹在床上瘫了几天,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

    “老何觉得这一切都不对劲,他爹平常身体那么好,没有理由会无缘无故的病倒。”

    “在老何爹瘫痪的第七天,老何去找了神婆,质问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神婆给老何算了一卦,卦象出来之后,神婆的脸色全变了。”

    “她急忙问老何:‘你莫不是做了亏心事?’”

    “听到神婆这样问,老何支支吾吾半天答不上话,在神婆的再三追问下,老何才心虚的说:‘没……没做过。’”

    “神婆细细一想:‘不会吧,没做亏心事,按理来说,卦象不会这么凶。’”

    “听到卦象是凶卦,老何急忙问:‘那可有解救的办法?’”

    “神婆摇摇头:‘凡事有因必有果,你回去吧。’”

    “神婆的话等于给老何一家判了死刑。”

    “老何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看到老何爹躺在床上苦苦哀嚎,他心里难受极了。”

    “老何爹几天前就已经神志不清,嘴里时常说胡话。”

    “这时,他嘴里又吐出了几个零星的字:‘啊……有颗球……有颗球……’”

    “老何走到床边,将耳朵凑近了老何爹的脸,问他:‘爹,你说什么?’”

    “‘儿啊……看见了吗?有颗球……有颗球在房间里……弹来弹去啊……’”

    “‘儿,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

    “老何抬头看了一圈房间,根本就没有球。”

    “‘爹,没有球,你出现幻觉了。’”

    “老何爹睁着浑浊的双眼,念念叨叨:‘是啊……没有球……是……是颗脑袋……脑袋……啊……这……这不是张老三家的阿三吗?他……他怎么只剩颗……脑袋了?’”

    【叮!收获听众恐惧值16点!】

    【叮!收获听众恐惧值19点!】

    【……】

    隔壁老王:“天呐!这也太恐怖了吧!”

    寂寞的夜:“从来都没听过这样的鬼故事,这主播有点厉害啊。”

    苏香的小奶狗:“怎么办!我要爱上主播了!啊啊啊啊啊!”

    每天都被自己帅晕:“前面的,你是爱上主播,还是爱、上主播啊?”

    苏香的小奶狗:“LSP滚!”

    云顶别墅区。

    苏香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团鸡肉卷。

    “嘶——”

    苏香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在弹幕里敲下了几个字。

    爱讲鬼故事的香香:“这吕主播到底是什么来头?讲鬼故事这么带感的嘛?”

    看到业界大佬认同自己的实力,吕信越讲越有信心。

    “听到老何爹说的话,老何顿时被吓得六神无主。”

    “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房间,嘴里直喊:‘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爹出现了幻觉!’”

    “老何变得疑神疑鬼,整天躲在家里拜观音拜菩萨,连门都不敢出。”

    “这天,萍萍抱着儿子走进房间,对他说:‘晚上我要回一趟娘家,你好好看着四娃。’”

    “老何望着那团咿咿呀呀的小婴儿,他心里直打颤,只要看到这个孩子,他脑子里就会浮现出张阿三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老何硬着头皮抱着孩子将他放在了摇篮里,不过幸好,孩子虽然没有四肢,但长得还是很可爱的,他心里突然没那么害怕了。”

    “夜晚,老何洗洗就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床边的摇篮‘吱呀吱呀’的摇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