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被偷换了主角的斗罗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当唐三开始研究……
    这一顿比较晚的夜宵,唐三他们一直吃到了寅时。

    其中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戴沐白在与那何不平交谈。

    而通过两人的交谈,跟随着半夜一起出来的唐三小舞以及玉天恒,都知道了两个名字。

    ——李宁天,以及,元河!

    这其间,最令人惊讶的是,当何不平说出那个打败他的人的名字时,玉天恒突然坐不住了。

    李宁天这三个字,给玉天恒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他来到索托城的第一场败仗,就是拜这个李宁天所赐!

    这下,所有人都对这个名字上了心。

    虽然嘴上不说,但都已经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辞别何不平,戴沐白还在惋惜对方拒绝了自己好意。

    ——当时,戴沐白知道何不平的伤势许久未愈后,便开口提议让何不平去找自己学院里老师治疗,并且打包票绝对很快就能治好。可是最终,被何不平以“想要留着这一身的伤时刻警醒自己”为由,拒绝了。

    吃饱后就犯困的小舞直接就在唐三的背上睡着了,时不时还咂吧着嘴发出几声呓语。

    唐三都感觉自己背后的衣服被这丫头的口水打湿了一大块!

    在回酒店的路上,戴沐白忽然对同行的玉天恒说道:

    “回去以后,你跟我详细说说那个李宁天的信息吧。”

    玉天恒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拒绝。

    “好,回去再说。”

    戴沐白:“嗯……”

    不知道为什么,戴沐白总觉得“李宁天”和“元河”这两个名字,给自己带来了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回到酒店,戴沐白没回他和马红俊共同的寝室里,而是和玉天恒一起的那个临时“病房”。

    唐三则是背着熟睡的小舞回了自己的房间。

    将背上软绵绵的小舞轻轻放到自己的床上,随后唐三便脱下自己的上衣。

    看着衣服后背处的那一大块水渍,唐三一脸无奈。

    他俯下身去,伸出两根手指,做出恶狠狠的样子掐了掐这丫头的小鼻子。

    “我真是欠了你的!”

    “等明天再收拾你,死丫头!”

    将脱下来的上衣收进腰带里,重新取出一件干净的衣服穿上。

    唐三坐到房间的床沿上,看着不久后便要落下的弯月,目光幽远。

    “也不知道爸爸和悟空他们怎么样了……”

    他嘴里这么嘟囔了一句。

    现在,睡觉是不可能睡的,再过不久便是修炼紫极魔瞳的时间了,睡这么一会还不如不睡。

    而且床也被小舞这丫头给占了……

    “罢了,好久没有研究点东西了,趁这个时候,让我好好康康我的宝贝系统吧~”

    正当唐三时隔多日重新打开自己的系统后,他第一眼看到的事物,直接就让他傻了眼。

    “这!这是……”

    ……

    天还没亮,绍鑫便敲响了“临时病房”的门。

    推开门一看,绍鑫还以为戴沐白和玉天恒两人早早就起了呢,也没怀疑,道:

    “药浴我给你们准备好了,去泡着吧,别待会影响了今天的训练。”

    “好的老师,我这就带天恒过去。”戴沐白回应道。

    戴沐白的语气和态度,让绍鑫有些意外。

    他来回打量了两人几眼,暗道这两个小家伙,一晚上的功夫关系就扭转了?

    可真是稀奇……

    这位肥胖的老师不解地挠着头走了,而同时,戴沐白则带玉天恒一起去泡药浴。

    另一边。

    弗兰德看着房间里不请自来的两个人,脸上平静的表情看不出他此时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来人只留下了一句话就走了。

    而这一句话的内容便是:

    ——如果是为了明年的那场“选拔”,你们最好加快速度,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在寻常人看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索托大斗魂场新任主事人宝氏兄弟,来去匆匆,到最后,除了留下一句话,还给弗兰德留下了一张名单。

    那名单上面写着的,是几支魂师队伍的名字……

    ……

    天刚蒙蒙亮,已经完成一日修炼的唐三刚好消了心中的兴奋,于是打算奖励自己一顿“回笼觉”。

    结果他刚一睡下,身旁睡梦中的小舞就像只小八爪鱼一般,逮到什么东西便死死地缠了上来。

    待唐三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将这丫头推开后,他便直接躺平了。

    算了,就这么睡会儿吧。

    ……

    唐三刚闭上眼,四肢全挂在他身上的小舞双眼悄咪咪地睁开一条缝,然后看着他的侧脸,笑得像只偷到鸡的小狐狸,心满意足。

    随后怀抱的力度紧了紧,惹得唐三啧了一声,但还是没有强硬地把自己推开。

    小舞又偷偷看了唐三好几眼,确定是真的之后,才重新闭上眼睛,甜甜地再一次睡着了。

    然后两人这一睡……就到了中午。

    ……

    酒店日常被史莱克学院征用的大堂里,正当皇斗六人看到马红俊他们那极其夸张的训练强度而瞠目结舌的时候,泡完药浴的玉天恒和戴沐白姗姗来迟。

    看着训练中的众人,戴沐白咦了一声。

    “欸?小三和小舞呢?”

    “大师,小三和小舞怎么没来训……”戴沐白正想问大师唐三和小舞去哪儿了。

    结果转头他就看到了大师黑着一张脸,拿着笔在一个本子上写写划划,也不知道是在写些什么东西。

    “这你不用管,自己训练去。反正无论是谁,无故迟到或是翘掉训练的人,当日训练量统统加倍!”

    大师合上本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戴沐白艰涩地咽了咽口水,可当他在心里替唐三默哀着走到大家身边,自觉戴上负重开始日常训练的时候,他看到了马红俊正在冲他挤眉弄眼,露出一脸“淫荡”的笑容。

    就连一旁的宁荣荣和朱竹清,也都在捂嘴偷笑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倒是奥斯卡的表情,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开心。

    戴沐白不知道的是,早在吃完早饭依旧不见唐三和小舞人影的时候,大师和他们就已经去找过了。

    结果就是,唐三和小舞两人紧紧相拥而眠的姿态被他们几人一览无遗。

    最后还是大师拉着他们离开了房间,也不许他们去打扰到唐三和小舞,更不许他们问。

    可即便是这样,大师还能阻止得了他们自由地发挥想象力不成?

    嘿嘿嘿……

    于是就有了上面戴沐白看到的那一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