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出笼记 > 4.29章 君王
    工业是细节的积累,而这些细节往往不是手不沾尘的高等人能凭空想象的。但问题是,不少人到了高高在上的位置后,就会觉得自己的想法很重要。

    空扭位面,剑士们的路子总是越走越窄。

    ……

    卫铿的眼里,天泽派的电设施内有着太多糟糕的东西,例如能量爆冲,明明可以将熔盐,分成多组来缓冲,却仅仅只用了一组,导致能量忽上忽下。

    卫铿进行的统计数据中,剑士们对细节上的不重视,每年导致了大量的人员死亡,同时浪费了百分之三十的能量利用率。

    不屑于在技术每一点上精钻,所以原理上相同,但是功效上存在代差,例如歼7改和歼2o都是喷气式战斗机,但是效果是有天壤之别的。

    数以万计的时间线上,卫铿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技术经验。

    譬如轴时间线上的卫铿主攻的是材料,而其他时间线上卫铿就是机械设计,各条时间线上的技术思想,卫老爷相互引用,

    所以目前井喷不但没有停止,反而继续加快在攻破一些前无古人的东西。

    卫铿这种各个时间线自我思维的相互导入,与系统给幸运儿们的思维导入,技术层面上没什么不同。

    可卫铿就不存在只能“继承百分之几十”达到及格线的情况,

    接受了其他时间线的技术思维后,卫铿不怕麻烦一步步按照流程实践,在原有的基础上进一步散!最后反馈出了更新一版本的思维。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呢?

    秦晓寒对上面汇报总结:“原创者得到自己另一条时间线的思维,仍停留在产生原创思维的生产、研环境中艰苦奋斗。而盗版拿到了原创后,就借助原创成果,去追逐虚荣了。”

    ~

    视角回到,轴时间线中

    卫铿依托着自己对现在轴区内技术事务说一不二的权利,开始了工业变革。

    从天泽派新派来的剑师和剑士依然还是拿着剑的守旧派,但是在意承蒙剑君和珈寻剑君的高压下,没人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与卫铿唱反调。

    而目前掌握关键生产资料的本地世家们,如今已经被天泽派的内部权力斗争给吓怕了,急迫的想要表现出中立。

    卫铿要求的新标准的技术设备零件,在三个月内就要各家生产线完成。同时,虽然本土剑士世家们暂时听话,为了未来不受到供货方的钳制,卫铿在每个关键工艺上还是对过四家以上生产方递交了图纸。

    在半年后。

    卫铿调试了星雾,海蒸,落光这三个区域内的生产体系后,开始了新电体系的运作。

    每个区域数十公里范围内,上百个电力采集塔放射着稳定的虹光。

    自此之后,三个区域以过去三倍以上效率运转。

    在外界看,这是卫铿在数学上的奇迹!整个电力传输体系巅秒绝伦,没有任何纰漏传输上来。但凡有一丝一毫漏算,都会出大事故。

    卫铿对空间波纹上每一丝能量的了解度,岂是能是这个位面的存在可以企及的?这不是先算再看,而是已经有了十足的观测,且就在观测中,按照经验拼成的成果。

    在轴区内,关于对卫铿这位年纪轻轻,而且毫无背景的剑师,主持轴区这个要害部门工作的非议,在此刻全部消失了。

    与此同时,没能调查出大案缘由”的意承蒙也要离开了。

    这大半年来,该搜的地方全部搜了,该抓的人也全部都抓了,从上到下别说“可疑人员”,就是所有的剑士都盘查了一遍,然后“都”迁走了。

    也有了“轴区的电效能也没有受到影响”这个工作亮点,所以,这位剑君现在可以向自己的剑尊师父承认自己“无能”了。

    ……

    从地幔区域折跃上来后,卫铿在“初听闻”意承蒙离开后,点了点头。

    按道理来说,应当表现出一点“意外”神色。

    但是就如同伺候机器的过程中,逐渐了解其上限下限情况后,就少了敬畏之心一样。卫铿对人际关系,也越来越如此。

    卫铿明白:意承蒙在自己这里安排了两个学院系的剑师,监视自己。而自己接下来必须在天泽派的门阀争斗中继续保持中立。

    关于这一点,卫铿觉得自己做的很不错了,一天全都在工厂中转悠,传承系派来的那几位貌美如花的女剑士们,自己故意避而不见。(秦晓寒呢,则是颇有兴致的点评这些女剑士们的外貌,性格特点。显然在多个时间线上,她将所有接近卫铿的女剑士都做了个统计。)

    每个月对各个供货商催货,也不做更多的纠缠。

    身上清清白白,而且有用。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麻烦。

    卫铿嗤笑自答道:“这不,我这也算是答应了意虚煌,帮他解决了轴区的各种问题了。”

    ……

    轴时间线上,卫铿的风波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卫铿不仅仅是一条时间线,在数十万条时间线组成的时间流上。

    从轴时间线上的卫铿开始,所有延伸时间线,都依次出现了情绪蜕变。每一条时间线上卫铿都“极端”了一下。按照时间线诞生的先后,波荡扩张。

    而部分时间线上,卫铿的这些极端,硬生生磕破了该位面原先被认为“必然生”的要素剧情。

    例如在时间线1:星空中一个要塞,在旁观者的预测中是不可能毁灭的,因为盘踞了大量的剑师,且刚刚补充了防御能量,附近也没有剑君靠近,但是“小概率”的事情就这么生了,整个要塞内部能源塔炸了,三个剑师失踪。

    时间线2:一支载着大量战斗化身舰队,并且该军队的中央有手持灵器的剑君坐镇。他们本来将作为生力军加入战场,但是在一个小行星区域,似乎是一瓶酒闹出的分歧,那位纵容剑士们肆无忌惮的剑君就挂了。然后这支生力军就被奋起反抗的光子守卫者全灭。

    ……

    地中海系时空军事中心也现了这一点,因为那些产生变动的时间线,他们恰恰是参与者。在这场风波中无一例外,全部被荡平了。

    卫老爷戾气,爆起来,所有在时间线的动荡最后都精确地波及了“无辜者的地中海系穿越者”。

    在地中海系时空军事中心。神庙式的空间泡环境中。

    头戴桂冠的审查者们严肃地看着,空扭位面大河系时间线的蜕变!短短三个大沙漏的时间中,大河系那个时空流,从23万直接扩增到了24万!(这是他们观察到的)

    而且自现在开始,所有的时间线上,都出现了“光子守卫者”这个非常渺小,但是很明显的新职业。

    作为见多识广的主世界穿越者,在经过明确分析后“确定这个新职业在该位面存在未来优势”。

    “他们是要颠覆历史!”梦珂那(执政官级审查者)判定了大河系的时空管理局的战略不密保的。

    她挥了挥手,让自己的团队立刻测算己方空扭区域历史线的情况。

    在三个时距的数据监控中,现了他们控制的历史区时间线已经不出现增生了。

    在确定了这个“不可置信的可能”就是现实时,他们陷入了沉默。

    ……

    横扫一个区域,完成单一文化系历史的战况,在上次位面大战中屡见不鲜。但是那样的战果,需要大量老牌穿越者投入,双方都进行大规模战损。才能达到那种“历史唯一”的战略胜利。

    这种“历史唯一”的战果,随着第一次位面大战后期,双方都全面动员,并且善于制造“大量历史意外”,这样的战略目标越来越不切实际了。

    而后第一次位面大战结束后,双方对各个时空区进行条约签订,进行历史双轨制度。

    现在是第二次位面大战,在战前双方培训的时空穿越者产量,远第一次位面世界大战三个数量级,理论上在制造“历史意外”的能力上也是过三个数量级。故“历史唯一”的战果被认为是不可能的。

    但是现在就在这个空扭区域,大河系时空军事集团,正在以某位穿越者为中心,重新进行“历史唯一”的战略目标。

    梦珂那喃喃的道:“你们想通过打破我们总结的历史规则定论,要对我们进行深层次的战败?”

    ……

    许久后,随着一位位执政官级穿越者到场后。

    神殿大厅中分析了现在“数量非常稀少”的情报后。他们进行了情况讨论。

    查理斯(执政官):“能否确定,对方中心穿越者?!”

    神殿大厅的神官们(女性):“无法确定”,“在第一次位面大战的已知资料中,未能搜索到相关资料。”

    执政官队列继续询问:“那么和平时代的资料呢(第一次位面大战结束后)?总该有吧。”

    神官们:“统计资料正在审核,尚未现‘对抗’资料,疑似,目标疑似在开拓边疆时空区域。”注:因为边疆时空区域高度危险,老牌穿越者出现陨落也不稀奇。故,作为另一个时空势力,是无法得知的。

    作为位的艾伯特,将会议提高到机密级别,除了最高执政官级别,其余的人都屏退。

    在没有闲杂人等后,艾伯特指着空扭区域的情况说道:“大河系方面,在这个区域正在执行类似凯撒计划的项目,应该临近成功了吧。”

    ……

    在地中海系划分中,执政官,对应的是大河系的上卿级。

    但是在比较一些原位面出现的级意识体时,两个时空穿梭中心,也设置了全新的高阶穿越者标准。

    地中海方面定义为凯撒级别的,大河系方面为君王级。

    关于这个级别穿越者的定义,就和二十一世纪初期对六代机的一系列猜测定义一样,并不明确。但是唯一的指标就“意识规模非常强大”,具有对传统上卿穿越者的压倒性优势。能够以一人之力,扫荡一个封闭时空区域,即所谓神明的力量。

    这个级别设置,是人类方面对全知全能的神祇所盘踞的领域起的冲击!

    ……

    地中海系时空中心确定了,空扭位面的对手所投入的穿越者级别后。

    就要面临着眼下的战略抉择。

    是投入绝对多的力量,干扰大河系“君王级”诞生?还是退去锋芒?

    后退的话,会不会在其他区域遇上?

    毕竟空扭位面是一个中小型时空位面。大河和地中海系在该位面现在拉开架势,进行朝大战役展的动作,纯属意外。一旦撤出,地中海系穿越者显然是无法全部撤离的,而大河系则可以处理掉战败者,连带着空扭位面这位强者,机动到其他战区中。

    而就在这个区域打!大河系明显已经构筑‘时间流’堡垒区域,打不下来怎么办?

    地中海系损失了大量主力后,对这次时空决战预估的后续结果很严重。要知道现在双方在各大时空区域战线,投入的力量已经到达极限了,预备队马上就不足了。

    ……

    空扭区,大河系时空中心构建的天庭瑶池系环境中。

    与地中海系神殿中心一样。

    大河系的上卿和高等监察者们也集中在了这里。秦晓寒坐在了内圈席位,进行着作战信息汇报。

    当然,让秦晓寒有些意外,同时也意料之中的是,白灵鹿也坐在了这里。在相互见面的时候,白灵鹿很“礼貌”的问了一个好。这让秦晓寒心口有点堵。

    ……

    卫铿这个任务是在第二次位面大战之前,一开始的任务目标是用来“全面测试卫铿中士的情况,以便于匹配合适的任务。”

    说白了,就是秦晓寒觉得“大家还不了解卫铿”。后来第二次位面大战突然爆,轮不到她来说“来如何了解卫铿”。

    主要任务已变更为“如何以卫铿占据的时空为突破点取得胜利”结果就是,卫铿在不断扩增时间线,却也越来越对时空任务无所谓。

    在秦晓寒这位监察者无计可施的时,是白灵鹿提出重要建议,然后更是开启了潘多拉位面,让卫铿在空扭位面上的主观能动性出现了一个可观的波动。

    这个波动至少让四千多位地中海系的穿越者直接或间接的被大河系俘获节点。这其中甚至包括了两位执政官。

    也就是说,秦晓寒测试了这么多,似乎,还是没有白灵鹿这位监察者了解。

    故,白灵鹿的每一次微笑,都让秦晓寒感觉到很不爽,这不爽的等级是“卫铿在空扭位面瞄女剑士”的数倍。

    ……

    在会议中,罗红星正在看着,卫铿在空扭位面和潘多拉位面中的任务过程。

    看着看着,罗红星觉得卫铿不是在做任务,而是在挣扎。

    虽然从各项数据来看,卫铿的意识总量在爆增,但是,凡事都有极限,日中则昃,月满则亏。

    故,罗红星不看好白灵鹿的手段,这是在一次次催动潜力。他给最高时空中心的提议很明显,那就是先把潘多拉位面稳定住,同时立刻起空扭位面的战斗,战决。

    在会议上,秦晓寒汇报完了93万条时间线上卫铿集群的总技术积累情况。

    这一条条时间线上,有万亿吨空间站实验室,有深海高压实验室,还有地心实验室。所有者一连串的基础科学积累,已经远这个位面本土文明数个时代。

    毕竟这个世界其他剑士一辈子研究的只有剑,追求常人达不到的高处风景。哪有时间去搞别的。而穿越过来的其他穿越者,也同样没时间。

    当然,秦晓寒说完了技术状况,则是强调了卫铿现在在各条时间线面临的社会状况。落后的社会,是卫铿在各个位面上束手束脚的最主要原因。

    秦晓寒最终总结:“我的这位穿越者,他可能不懂,第一次位面大战时候,历史不确定理论。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对历史态度非常轴!”

    说到此,她语调拉高,“在空扭位面区这里的位面战役,性质已经出现了变化。这种变化是敌我双方文明更深刻碰撞的演变。我们已经站到了维系“历史展殊途同归”的方位,而我们的敌人站在了反方向。我建议该区域我方的穿越者应当在接下来所有该位面任务中,落实我方现在要坚持的正义,而打击地中海系穿越集团中思想中过时的“真理””

    秦晓寒心里默念道:“既然你(卫铿)对变革很谨慎,我就争取大家的力量帮你大胆开拓。”

    ……

    在会议的讨论时期。

    这边白恒倩找到了白灵鹿。

    白恒倩严肃道:“听说,潘多拉位面,又出现了的陨落事件!”

    白灵鹿:“大规模集群的增生,情况难以避免。”

    白恒倩轻斥:“我不要你给我说‘难以避免’,你就是这个样,总会执迷于自己的计划中。”

    白灵鹿有心解释:“但是,”她看着白恒倩的目光闭上了嘴。

    白恒倩:“说说吧,你为什么总要执着于他,你能选很多人的!”

    白灵鹿恢复了从容,又一次复读了自己的解释:“卫铿虽然只是士级别,但有着独特的性格。用生命进化的角度来说,在过于平稳的环境中,大多数个体都会执着于种内竞争。但是这样就会,丢失了种间竞争的潜力。但是当一个分支,暂时和原来母群出现了隔离。在陌生的地域重启种间竞争,就能够开启全新的道路。”

    她打开了历史资料,四百万年前,东非大裂谷微微一隔,大部分猿猴仍然在雨林中,而另一部分,在碰撞中开始了演化。

    而这个人类展的资料视频上的水印符号,则是“九鼎”符号,而这就是大河系“君王”计划的符号。

    白恒倩目光微微一凝。但这时白灵鹿没有回避。

    “君王级”计划,是白恒倩目前负责。白灵鹿在得知后,一直是“有心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