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47章 龙跃九天
    新篇第147章龙跃九天

    两位养生主,都不是安分的主,都是狠茬子,结果,一人的金乌法相才出现就爆了。另一人悠闲地晃荡着双腿,不尊重对手,违规入场看笑话,结果……被“截肢”了。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相对而言滞后了,遭劫的人自己都没想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恃强凌弱”而来的他们反倒先一步血溅现场。

    王煊持弓而立,没怎么在意,两个大圆满的养生主,也敢来教育他?敢出现就射碎!

    场中有一只鸟的元神,无比惊恐,在血色擂台的广袤天地中逃亡,怕被补箭,再来一下定然形神俱灭。

    “鸟儿,慢慢飞,我这人很心软,没想过杀生。”王煊开口。

    他很想补一箭,但想到这是平天书院,加入没多久,难道就要五连杀?估计在书院中会成为瘟神。

    在他眼中,养生主对他没有任何威胁,杀与不杀都没什么影响,还是给各方留下个心慈手软的印象吧。

    “你……”战场边缘,被“截肢”的那个人觉得被偷袭了,很不服气。

    结果王煊再次对他张弓,此人一声大叫,从血色擂台边缘忍着剧痛,扭头就遁了,怕重伤之躯被一箭穿心。

    其实这次弓弦上没有箭,但是当王煊松手后,弓弦的剧烈颤音,还是引发了某只鸟的过激反应。

    它的元神“啊”的一声惨叫,直线坠落,成了名副其实的“惊弓之鸟”,竟昏死过去了。

    众人看得发愣,这样的挑战猛烈而又迅速,毫不拖泥带水,某些人的“安排”明显出岔子了,所谓的厉害角色连着铩羽。

    孟泽林顿时站起来,在远处的飞行器上,很想喊一声作弊,那个刺头新生动用了强大的仙器。

    不过,这次好像也没约定不能动用仙器。

    “我这里有仙剑一口,拿去斩他!”蔻娉站在一件浮萍般的法宝上,莹白的手中飞出一口仙剑。

    有人接了过去,持仙器俯冲向血色擂台,一道仙光划过天际,剑芒暴涨,切开虚空后,向下极速蔓延。

    王煊站在原地,再次抽出一支符文流转的箭羽,拉开落仙弓,真要准备充分的话,此异宝能杀九重天层次的真仙,威能很强。

    一道箭羽带着刺目的光,像是滔滔大河逆天而上,轰的一声击溃了那切开虚空的璀璨剑光。

    当的一声,那口仙剑……断了。

    当第二箭射来时,那个人虽然在躲避,但是箭羽锁定了他,跟着极速追击,射爆他祭出一系列秘宝,并射穿他的左肋,让他半边身子炸开了,天空中腥红一片。

    与此同时,无声无息,擂台中多了一个人,移形换位,如同鬼魅般逼近王煊背后,唯一来自上院的人动手了。

    王煊没有回首,向前冲去,反手箭射出,伴着爆碎的声响,上院弟子的一件强大异宝四分五裂,他满身是血,右臂露出白骨。

    但他还是追了下来,毕竟王煊,到了他的后方,不给对手张弓的机会了。

    他的脸都被炸破了,在淌血,露出的冰冷笑容看起来有些狰狞,他右手五指发光,对着王煊的头盖骨就抓了过去。

    上院的弟子,近仙的生灵,早就该成仙了,实力非常强绝,仙雾都蒸腾了出来,说他是仙人也勉强可以了。

    “秦兄!”有熟人在惊呼。

    新生要跪了,这是很多人的看法。被近仙的上院弟子近身,估计很难有好下场,许多人感同身受,觉得头盖骨发痛,要被掀开了。

    王煊霍的转身,以手中大弓格挡。

    对方的手臂如同毒蛇摆动,从大弓和弓弦内部的空间穿过,依旧要抓碎他的天灵盖,留下一道残影,动作太快了。

    然而,噗的一声,王煊动作同样快得离谱,以弓弦勒住了对方的手腕,噗的一声,生生给割断。

    “轰!”

    同一时间,王煊另一只手拍击了出去,击穿对方的各种术法之光,打穿护体光幕,轰在其头颅上。

    那颗脑袋像是个西瓜般烂掉了。

    上院的弟子居然没能躲避开!

    一道元神冲天而起,带着仇视的目光,有些冰寒,向场外冲去。

    “我虽然心软,但是,你这次你要袭杀我啊,我不想当烂好人。”在王煊说话时,早已再次张弓。

    噗一声,那支仙箭带着滔天的神光,冲霄而去,将那个元神贯穿,射了个爆碎,那人死得不能再死。

    场外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心头一颤,上院一位近仙的弟子被格杀。

    黑面神寒毛倒竖,他有些庆幸,上次在书斋中坐而论道,要是来这里的话,他可能要碎成渣子了。

    孟泽林难以置信,上院的弟子都欺身到近前了,最后居然失利,竟被反杀。

    砰的一声,蔻娉莹白的手扯断一条晶莹的手链,驾驭浮萍法宝远去了。

    此时,所有人都意识到,场中的新生即便没有仙器在手,自身实力也很强,足以晋升上院。

    “雷火六劫法,这么惊人吗,他渡过了五劫,生命本质提升,就已经很可观了,了不得啊。”

    “难怪羽化九变让很多人又爱又怕,为书院中最珍贵的秘典之一,这条路让人忍不住飞蛾扑火啊。”

    这一役没什么悬念了,连上院的弟子都败了,被新生强势击毙,还剩下最后一人只要不蠢,就不会去送死了。

    “我认输!”

    最后那人隔着很远喊道,都没敢临近血色擂台,怕那刺头新生不讲规矩,在场外弯弓射杀他。

    血色擂台上留下不少血迹,猩红醒目,王煊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去。

    至此,早先放话,要教育他的人全都败了,更有上院弟子丢掉性命,震慑当场。

    苏通、凌瑄、齐晟、茂琳等来自海川星的人,都有些发呆,雷火六劫法这么逆天吗?他们全都心动了。

    “秦兄……”

    王煊驻足,赶紧给他们降温,别上头,这么练的人差不多都死了,最起码海川星两千年以来的前贤都失败了。

    “我是真的眼拙,秦兄大器晚成,经过雷火六劫法的加持,注定要化龙了,藉此冲上九重天!”苏通感叹。

    当初,他眼中的秦诚兄弟也就和他不相上下,现在来到这片星域的最高学府后,都能杀上院的奇才了。

    “牛犇,我们下院出了个人物,打得黑面神和孟泽林以及一些自以为是的老生都抬不起头来。”

    “还真就让他霸凌老生了。”连一些恶名昭著的老师兄们都有些无言了,但没人再去踢铁板。

    开什么玩笑,上院弟子都他被杀死了。

    两日后,书院中传来消息,秦诚增补为上院弟子,引发热议,不过也在意料之中,他有资格有实力进去。

    王煊有点不情愿,在19区飞升楼2201房间住习惯了,去上院的话,给看《羽化九变》吗?让免费翻阅《元神图谱》吗?

    他被告知,折扣会更大一些,但不可能免费给他看。

    上院弟子每年都有一次进入飞升崖内部道场机会,有历代渡劫者留下的道韵,可在内部修行三日。

    上院的学生每三年会有一次进入仙界的机会,由书院中的前辈带队,游历十日。

    表现优异的上院弟子,可入天外混沌中的院长道场内,去请教疑难问题。

    ……

    相关的人告诉他,上院弟子具备的各种优待,以及可获得的各种好处。

    王煊顺势答应,该低调还是低调,没事瞎折腾表现不情愿,那是找抽。

    最起码,再过段时间,他就需要用到上院弟子的身份带来的福利了,因为他想通过飞升崖,进仙界去渡个劫。

    他有种感觉,自己要破关了,即将进入羽化登仙第二重天,他很清楚自己的天劫远比别的骇人,不想被人注意到。

    如果无故离开书院去渡劫,他怕被人尾随,哪怕摆脱了,进入星空中,估计那么大的动静也会被外界有所觉。

    五个月后,王煊申请进入飞升崖闭关,而这时距离他进入书院已经一年了。

    此际,他来到这片宇宙已经4年了。

    他在母宇宙超凡落幕177年时成仙,积淀了6年后,冒死闯进這片超凡大宇宙中。

    10年过去,他即将踏足羽化两重天,这种修行进程很猛烈,對于诸仙来说,算是非常可怕速度了。

    当日,王煊悄无声息,自飞升崖闭关地进入真仙界,找了个极其荒僻的地带,渡他的大劫。

    “有些异样,不同的天地,不同的时空,不同的感受,下次去混沌中试试看。”他轻语。

    无量雷光倾泻,整片天宇都被淹没了,到处都是仙光,雷霆中有景物,随处可见可怕而真实的生物,闪电山川等。

    “谁在渡劫,这种声势太浩大了,这是真仙八重天的人吗,还是说有九重天大圆满的老怪物在冲关?”

    有仙道生灵发现后,心神皆颤,不敢临近,带着敬畏之心躲在远方,最后干脆遁走,怕这样窥视惹怒對方。

    这场大劫持续的时间很长,下方的山川都被削平了,地面沉陷,那里被彻底毁掉了,出现一片大渊。

    天劫结束很久后,原地还有丝丝闪电从地下冒出来。

    王煊回归现实世界,从容出關,没有想到第一个等待他的是那个在酒吧中和他喝了一杯酒的长相普通的青年。

    “你要渡雷火六劫法的最后一劫了吧,也该顺势成仙了吧?”他笑着问道。

    “是。”王煊点头。

    青年男子道:“在养生主领域,你肯定破限了,冒昧问一句,有过二次破限的经历吗?”

    王煊没说话,平静地看着他。

    “你心有静气,看来必然二次破限了,要是能三次破限,有真龙在天的机会。”青年男子看着他。

    “以前的那些都不算事,你先去渡劫成仙吧。不管怎样说,回头引你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唯有二次破限才有资格加入,能初步了解这片宇宙,这个超凡大世界某些本质性的东西。”青年男子说完转身离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