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24章 无法之地
    地宫缓缓闭合,王煊最后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御道旗留下,继续布置,封锁地宫外部区域。

    当王煊回到旧土时,万籁俱寂,后半夜还没有结束,星月柔和,街道无声,只有他在漫步。

    他先后数次路过三个子女的住处,每次都驻足停了下来,在外面看着,要不要违背他们的意志?

    深夜时,赵清菡沉眠后,他曾分别去他们的床前静静地看着,就是想不顾一切地带走。

    现在,他迟疑着,犹豫着,然后他又去了他们三人以及他们的后人那里,这个夜晚王煊在徘徊,在几个城市间出没,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幽灵。

    天还未亮,王晔、王昕、王晖就在人的搀扶下,心焦而又不安地早早来到王煊和赵清菡的居所。

    昨夜,他们有所觉,清醒后有记忆,什么都顾不上,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

    果然,他们没有看到赵清菡,顿时觉得浑身无力,眼中有热泪滚落。

    他们看到变得无比年轻的王煊,预感到了什么,父亲要离去了吗?

    王煊动用超凡手段,让他们剧烈的情绪波动平复下来,避免损伤心神。

    “你们的母亲没有死,也许千百年后,也许数百万载乃至更漫长的岁月……下一个神话时代再现。”

    王煊平静地说道,坐在那里看着三个儿女,透过他们雪白的发丝,老去旳面孔,看到的是他们的身后……记忆中的孩童样子,三个孩子,或者活泼调皮,追跑打闹,或者感性忧郁,自幼就怕死在在父母和哥哥姐姐前,立志要研究不死药。

    三个生命蓬勃的孩子,鲜活的面容,在年轻的赵清菡和他面前跑来跑去。

    “待你们生命尽头时,我将你们带走,好吗?”

    王晔、王昕、王晖听闻后,看到了王煊眼中的不舍,还有一种遗憾与心痛。

    “父亲,你说死去后什么都没有了,残存的念也会消散,其实,生命这样结束,很圆满了,从无中而来,再由有而去,回到最初之地。”王昕开口。

    过去,她曾反过来安慰王煊,不以长生来论生命的厚度与高度,该结束时,她坦然面对,心中的过往就是恒久,永远记得他。

    王昕又道:“我也怕,如果‘念’是生命另一种形态的转化呢?是否意味着有人在等我,迟迟不见我的念出现,会不会失望无助?”

    王晔、王晖面对即将落幕的一生,也是坦然的态度,不畏死亡,该离去的就离去。

    他们的伴侣,没有王家遗传的长寿体质,虽然也曾被洗礼过,服食过续命药,但依旧早些年就离去了。

    王煊沉默地点头,走出这个家。

    外面,有人看到他的面孔,惊愕,不解,而后震撼了,这是年轻的王煊?

    王地仙很特别,哪怕超凡落幕155年了,同时代的人都离世了,但后世很多人也都知道他是什么人,都搜索与看过他年轻的时照片。

    消息传到外界,无论是新星,还是旧土,亦或是宇宙深空中,各方,那些大大小小的势力和组织,认真对比他年轻时的照片后,都失神了。

    当下,青年状态的王煊,和超凡落幕前简直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这些年来,王煊刻意陪着赵清菡一起老去,外界部分人理解有误,以为他也在岁月的无情变迁中,正慢慢衰老。

    现在,他哪里还有一丝白发,青年之身,在他出神注视院中的花圃时,那些花蕾都在瞬间绽放。

    这一天,王煊带着机械小熊去了父母那里,他确实在为离开做准备,除了要将修为最大程度的提升上来。

    他也想去无法之地看一看。

    当日,王晔、王昕、王晖还有他们的子女,目送王煊同王泽盛和姜芸登船,他们怕这是最后一次见到王煊。

    王泽盛和姜芸回归的这些年,除却个别后人知道外,各方都不知晓他们的身份,两人改变了容貌。

    他们低调依旧如故。

    宇宙浩瀚,总有一些奇异的地方,没有人能探索尽每一個角落,“无法之地”就在深空中,很特别。

    “这样也好。”姜芸开口,安慰王煊,昨夜他们目送王煊去外太空,了解到他做了什么。

    他们是过来人,能够体会他的所有心情,亲自送走了四位儿女以及他们的后人。

    王煊开口:“总会想到他们咿呀学语,少年纯真时的样子,在我的记忆中,他们定格在需要我保护的年纪。”

    机械小熊最近也少言寡语,它是王晔、王昕、王晖幼年和少年时的玩伴,看着他们老去,它心中不好受,最后时刻终究要到来,它很伤心。

    现实宇宙中,物质与精神竟有肉眼可见的交界地,从那里进去,可抵达无法之地。

    这不是逍遥游大境界需要前往的高等精神世界等地,而是在现实宇宙中寻到的一处奇异之地。

    飞船停下,前方雾气蒙蒙,王煊随同自己的父母向前走去,机械小熊跟在后面,贯穿大雾区。

    那里有一颗星球,是精神层面的星体!

    在更远处,还有星辰,但却依旧是物质的,这就显得尤为古怪了。

    他们飞行,以肉身接近那颗特殊的星球,最后降落,感觉到了丝丝缕缕的压制,王泽盛和姜芸带着他临近海边地带。

    这颗星球,像是连着特殊的虚空,当从陆地迈入海洋上方时,四方上下所见尽是茫茫虚空,无边无际,自身的道法消失了。

    生命池怪叫,被惊醒了过来,简直要瑟瑟发抖,连它都受到了影响,意识之火虽然还在,但是,想要动用规则之力太难了,它被打落凡尘了吗?

    王煊也深感惊异,术法规则等都被无限消弱,打到地板上。

    他倒退了一步,发现海阔天空,他的超凡神通回归,没有异常了。

    生命池简直想逃,刚才还以为被人算计了呢,现在看来,是误入了可怕之地。

    它听说过这个地方,知道是哪里!

    在至宝中,有个传闻,有一片噩梦之地,应该是这里!

    据它所知,有几件至宝落在此地,险些被人熔炼掉,欲熔铸为一器。

    当王煊再次迈步进去时,生命池果断不跟进,躲在外面,死活不踏足一步了。

    姜芸道:“无法之地,没有规则,任你天大的神通,都会被压落到地板上,但却很适合用来‘磨骨’,适合奇人锻炼自我,以此恶劣环境修行。”

    王泽盛解释,无法之地,也有些特殊的节点,在有限范围内可动用法则,如果敌人站在那样的地方,而自身无知向对方走去,那将极度危险。

    “很久以前,有个特殊的年代,养生炉、人世间、逍遥舟等,失落在这里,被人捕捉到,险些熔炼归一。”姜芸说了一些旧闻。

    提到至宝,他们又一次提醒,真的不能完全相信,不止一件至宝突然噬主,杀死了随身带着它们的奇人。

    那样的凶物有的毁掉了,有的还存在世间。

    “当然,它们只偷袭奇人这个层面的高手,大概是为了御道化的形体。”

    他们重点指出羽化幡,有可能就是残存的凶物之一,过去没什么,但是以王煊的成长情况来看,有点像奇人的起步阶段,将来万一骨骼皮肤御道化,再遇羽化幡时,一定要注意,不能当成可以放心携带在身边的兵器。

    三人一熊向前走去,说是无法之地,其实异人多少也是可以动用一些力量的,但和正常状态相比,天壤之别。

    在无尽虚空中,王煊看到一些残皮,连带着头皮发丝,也有些血迹,相当的瘆人。

    “那是奇人死后所留。”姜芸告知。

    此外,别的地方还有特殊的残骨留下,在微弱的火光中焚烧。

    那是御道化的骨,在自我削解中,存在不止一个神话时代了。

    王煊发现六堆“痕迹”,有血皮,有五脏,有骨头等,有的在被奇异的风吹着,极其缓慢地消融,有的自我焚烧。

    六位奇人或因修行,或因意外死在这里。

    当然,也有人可能是故意来此蜕皮,脱骨离去。

    “这里和我当年看到的一个地方很像,同样无法无规则,斩断神通等。”王煊开口,他想到了一个地方——失道崖。

    当年,超凡初崩之际,他陪一个女子走过一条路,踏足过失道崖。

    “爸,妈,我要离去了,进入超凡中央世界。”王煊驻足,平静地开口,放下一切,他要远行了。

    王泽盛和姜芸早有心理准备,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

    “还有我,熊和你一起走。”机械小熊急忙开口。

    王煊摸了摸它的头,会带着它一起上路。

    “你要走哪条路,让古今接引吗?”王泽盛神色严肃地问道,跨宇宙远行,绝非儿戏。

    王煊摇头,和古今搅在一起,实在太危险了。主要是他要携带至宝过去,在区部战场上有很大的杀伤力,大概会被古今的强大对手推演出来。

    因为,先后两次了,它都提及对头过于恐怖,能推演出有碍战况的事。

    他身上有秘密,带着御道旗和第一杀阵图,若是跨宇宙时就和古今因果纠缠,有可能蛰伏不了,出场即暴漏,或许活不了多久就会被斩杀。

    当他未来足够强,有能力在大战场上出手时,他会去还古今相助带走一群友人的因果。

    王泽盛和姜芸点头,他们也不赞成被古今接引,低调惯的两人,自然不愿意他初临超凡宇宙就被人知道。

    但是,其他路……因时代不同了,较好的时机错过,变得异常艰难与危险,说是九死一生都保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