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17章 又到搏杀未来时
    王煊抬头,一步迈出,以肉身横渡天宇,带着剑光,踏着五色超物质,径直到了旧土外。

    时隔多年,这么大的超凡动静再现出来,常人觉察不到,但身为养生主的他第一时间感知到了。

    旧土外太空,一簇又一簇神圣光焰,由近而远,如同一条通幽的路,蔓延向漆黑的宇宙深处。

    生命池出现在他的手中,他向前走去,这是故意引他来吗?

    随着接近,一簇簇光焰,流光洒落,在这冰冷的宇宙虚空中像是有一层柔和的薄纱覆盖。

    他蹙眉,因为,看到了身边人的生老病死,有些他已经历过,即便现在在看在眼中也让他心头沉重。

    随着深入,他不仅看到钟诚和钟晴很快死去了,陈永杰、青木、老钟也会离世……一桩桩,一幕幕,无声却让他倍感压抑的情景。

    在眼前的大时代中,哪怕是超凡者也都沉寂消亡了,最后再无列仙,诸神,一个故人都没有了。

    死气沉沉,无声中的悲郁,让人觉得透不过气来,将要窒息。

    “古今,你不是走了吗?”王煊开口问道,这片天地中,还有谁能瞒过他的神觉,将“场景”演绎到这么真实?

    唯有古今,当年,他就成陷入过它造成旳特殊场景中。

    果然,光焰消退,发光的痕迹出现,那像是古今的脚印,一枚又一枚,通向浩瀚的宇宙虚空。

    “人生一场梦,谁认真谁输。”古今开口。

    王煊注视星空,看着这些发光的足迹,心头猛然一震,难道古今一直都在这片宇宙中?

    他双耳嗡嗡作响,血液流速加快,如同大河滔滔,听在心中,像是雷霆划破那漆黑的夜空。

    这些年,他所经历的生死离别,难道都只是一场梦境?

    昔日,自他踏足月球,寻找古今,陷入到了那种非常慑人的场景中,一直没有真正退出来?

    他一直活在由古今造就的宏大“场景”内?

    王煊沉默,最后轻叹,摇了摇头。或许是身边死去的人太多了,过于沉重,他潜意识中有种渴望,希冀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但是,冷静下来后,他确信所有经历皆为真。

    “这是你留下的印记吗?”王煊问道,道出真相。

    “是,一代人逝去,悲欢离合,人生沧桑,该经历的都经历了吧。”古今的的印记开口。

    超凡结束一百年,不用谁去说教,经历过才会明白这种沉重,才会有最深刻的体悟。

    等到百年落幕,走过这个时代还活着的人,回首过往,生离死别,刻骨铭心,想要开口却已无声。

    百年逝去,又经历一年的沉淀后,古今的印记才出现。

    “这次,你愿意和我走吗?”古今问道。

    王煊开口:“你能看到未来,留下印记,一直在等这一天吗?让我带上几件至宝,和你去征战。”

    “该放下的也都该放下了。”古今说道。

    它接着道:“一如当年,别人必须成仙才可以上路,但我允许你境界也不足也可带上血亲。”

    王煊看向寂静外太空中的古今足迹,道:“我也一如当年,再问一遍,你能保证他们活下来吗?”

    “我实话实说,没有把握,我对头的部众太强,仙魔才有可能存活。即便我将你的血亲传送到平静区域,也可能被推演出来,有无匹的强者在防着我。”

    王煊沉默,他的妻儿连超凡者都不是。

    “我的友人,也没有达到羽化登仙级,虽然不是我的血亲,但胜似亲人,如果有人愿和你走,能带上,并送到宁静区域吗?”

    “不能,我只对你破例。”古今回应道,像是在执行某种程序,原则性太强,还是没有放宽条件。

    “那你不用来找我。”王煊说道。

    “明年这个时候,你再来这里吧,一百余年过去了,我的本体或者会有改变,我只是它当年残存的印记。”古今说完,所有痕迹都消失了。

    这件违禁物品实在强大,离开一百年了,依旧在这片宇宙中显化出昔日留下的超凡手段,神秘莫测。

    旧土外太空的景象并非虚化,不只是精神层面的显照,这次被太空探测器真实地捕捉到“场景”。

    消息传出,溃灭的超凡世界哗然,沦为凡人的列仙,诸神,全都震撼,其中一小部分人甚至在发抖,像是抓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普通人也吃惊,神话熄灭这么久,还有余光照耀?

    当日,外界通过各种方式联系王煊,超凡者无比迫切,这关乎着他们的生死未来。

    当年未走的列仙现在有大批人变卦了,随着他们白发生根,生老病死一天天临近,他们愿以拿命去搏了。

    王煊如实告知,明年这个时期,古今会再现,但它究竟是否要接引列仙,他也不知。

    安静的房间中,只有王煊和赵清菡两个人,看着她白发增多,眼角皱纹浮现,王煊握住她的手。

    这些年,他和她一起生出白发,但赵清菡心底很清楚,他只是想陪她一起年轻,一起白首。

    “它说得和当年一样,没什么变化,我还是选择不走,就留在这片宇宙了。”赵清菡轻语道。

    她不愿离去,对她来说,长生与否不重要了,需要她珍惜的都在这边,都在眼前。

    王晔、王昕、王晖,都没有走上修行路,如今也老去了,都不是超凡者,她依旧想时常看到他们。

    无论他们多么大年龄,在她心中都会有三人童年时的样子,无比在意他们,担心他们,甚至当看到他们三人长出白发时,她会心酸,那么可爱的孩子都变老了,会有离开的一天。

    “问一问他们三个。”王煊开口。

    王晔、王昕、王晖接到电话后,都快速赶来,即便有人有事在新星,也都在第一时间返航。

    “妈,我们不走!”

    “爸,我们知道你是特例,能一路走下去,如果你要离开,我们会想你的……我们陪着妈。”

    三人言语诚恳,略带伤感,都会陪着赵清菡,都摇头不肯离开。

    “我们也有了后人,都没有走上修行这条路,不适合离开故土,同时也真的不想离去。”

    “神游太虚,出入幽冥,所谓神话,仙魔生活,我们在幼年时就体验过了。爸,你带我们进过蟠桃园,游过广寒宫,出入过不周山,肉身横渡过星河。”王昕回忆着,高兴后又忧伤,道:“其实,长生对我们没有意义,一家人在一起,那些温馨的画面,那些美好的回忆,就是永恒。爸,有一天你会忘记我们吗,我们会在你漫长的生命记忆中渐渐褪色吗?”

    “永远不会!你们是我最亲近的人,在我眼中,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变。”王煊将手放在她的肩头,看着女儿伤感,他心绪难平,在他眼中,他们三个仿佛还是活跃的少年,还是咿呀学语的孩子,可是眼前的他们都老了。

    “我会一直陪着你们。”王煊说道。

    王晔最小的孩子,最喜欢冒险,倒是很想去超凡大宇宙去看一看,但是差点被他父亲打断双腿。

    “你不练旧术,不是修行者,你过去喂妖怪吗?还不够洪荒猛禽一口吞呢!即便你落入科技星球,你想被机械族,被那些机械兽,一爪子拍烂吗?隔壁大宇宙是超凡世界,不是隔壁的影厅!”

    ……

    “如果,古今愿意带走列仙以下的人,我想离开。”刘怀安开口,他一直很坚定。

    王煊已经说明具体情况,如果古今明年这个时候真的出现,他准备和它好好谈一谈。

    “我也走!”老钟开口,尽管前方神魔伏尸,仙血满地,但是,后面已无路,又到了他需要舍命搏杀出一个未来的时候了。

    “师傅,我和你在一起,照料你,你留下我就留下,你走我就走。”青木看向陈永杰。

    其实,在几人中青木最显老,他应该也是时日无多了,远不如老陈,但他待陈永杰如父。

    随后,他去了黄铭的谪仙茶斋……

    新星,钟家,王煊来了,看望垂垂老矣、失去精气神的钟诚,他的状态越来越差了。

    “你来了,要为我们送行吗?”当年的小钟,如今也白发苍苍了,她看着王煊,心中浮现出当年的旧事,那些记忆都是她逝去的青春年华。

    昔日老钟的书房,如今换了主人,依旧古色古香,陈列不少神话物品,但是所有异宝都归于平凡,不再神异。

    王煊看着老去的姐弟两人,道:“你们要努力的活着,一年后或许有转机,前提是你们愿意冒险,那样做有可能会是,离开这片宇宙不久后就立刻死在异域他乡。”

    “我们不是仙魔,列仙以下的人也能离开吗?我愿意!”钟诚从那张特殊的床椅上坐了起来,浑浊的老眼中有了一丝光彩,这一刻他像极了老钟。

    王煊再次为他们注入一些超凡因子,帮他们炼化。

    百年过去,他当初仓促间从超凡大宇宙收取到的神话物质已经见底了,没有多少了。

    那些同学,那些朋友,都被他梳理过身体,那些熟人的孩子,还有他自己的孩子,都被洗礼过。

    这些年,老钟、青木、刘怀安,陈永杰,终究是没有踏上超凡路,哪怕王煊渡给他们身上的黑暗天心碎片超物质,努力温养多年也依旧无用。

    “活到明年,保重!”王煊离开钟家。

    时光匆匆,次年,相同的日子到来,放眼旧土外太空,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飞船、战舰,宛若要爆发一场星际大战。

    列仙、诸神,不请自来,即便知道,前路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无生,他们还是决定迈出这一步,因为没有退路了。

    王煊带着亲故,带着生命无多的友人也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