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103章 时光带走一代人
    如果没有逍遥舟,便是超绝世和奇人等,也无法这样探险,每深入这么远一次就等于是在拿命当赌注,万一遇到雷海暴动,当场就爆炸“升仙”。

    “混沌树,昔日我所在的文明,就是以它和岁月之金为主材,炼化成我的舟体。”逍遥舟道出自己的来历。

    这里有成就它的材料!

    王煊讶然,道:“你所在的文明,能深入这里采集混沌树?”

    “你仔细看,雷电中那是母树吗?只是一段枝杈。”逍遥舟提示。

    王煊一怔,那里绿莹莹,无比繁茂,树体很大,蔓延向雷海,不过仔细凝视后发现,其底部确实没有根茎,而是断裂的粗大枝杈。

    “混沌树,诞生于雷海深处,每次神话崩塌时,雷海都会发生一次最强的暴动,会打碎混沌树,导致树体炸开。某一纪落幕时,树心炸出来了,最后落入最高等的精神世界,待到无穷岁月后,又一个神话时代到来,有个文明探索到这里,找到树心……”

    当听罢它的来历,王煊问道:“你是混沌树的树心,知道最深处的情况吗?”

    “不知,树心已死,只模糊记得刚才那些。我是那种材料糅合岁月之金炼制的。再者,混沌树自身,每一纪落幕都会被劈死,新神话时代到来后又在雷霆海深处复生,它自己都不见得知道这里源头旳秘密。”

    王煊没尝试去打捞那段混沌树杈,太危险了,而且现在用不上,树心都在他手中成为逍遥舟了。

    “一块人皮,预示了又一位强者惨死,生前必然有惊天动地的本领,但死时却默默无闻,血皮挂在树上。”

    王煊不断出没雷海,试了很多地带,甚至,发现了一件至宝的残片,但是,无法辨认出,究竟是什么,大致感觉像是破掉的大鼓。

    这就离奇了,在神话史上从没有这件至宝,在这里居然有残器!

    “这是消逝的文明,闯关失败留下的吗?可是,再怎么说,也应该在神话史上,在传说中,留下一点痕迹啊。”王煊颇为吃惊。

    “还是说,这是雷海对面漂过来的残器碎片?”他又有了这种联想。

    逍遥舟看了又看,也不认识那种碎片,无从判断。

    王煊在这里滞留很多日,全面探索与观察,他发现,想通过这片雷海实在太难了,除非运气爆棚,每次都能避开暴动的雷霆,遇到“衰竭”之地,才能跨海成功。

    “这条路不用考虑了,远没有打穿位面裂缝那条路安全。”第八日,他坐在逍遥舟上离去。

    “爸爸,你去哪里了,我想你了。”王煊回到家中,最安静的王晖扑了过来,这孩子从小就各种乱想,怕妈妈和哥哥姐姐先他离开人间,几天不见王煊,都要哭了。

    “爸爸只是远行了一次,回头我也带你去。呃,最高等精世界,还是算了。带你去新星吧,很长时间没见你外公外婆了。”

    “可是,我想研究长生不老药。”这孩子不知道是怕死,还是对长生有执念,一再纠结这个问题,一张小脸略显忧郁,和他的年龄很不相符。

    “是有段时间没去新星了,全家出动。”赵清菡笑着说道。

    “太好了!”王晔和王昕活泼好动,总喜欢四处走四处转,每次远行都会非常高兴。

    次日,他们就动身了。

    机械小熊有了火种后,恢复了超凡属性,变得无比灵动,和那对龙凤胎兄妹在一起,简直就是名副其实的熊孩子组合。

    新星,多少有些变化,神话时代远去,一切都仿佛回归了正常科技文明应有的轨迹。

    仔细算来,超凡落幕22年了,很多人与事都在变化中。

    昔年,财阀中那批和王煊往来与交易,以经文、异宝换取超凡因子用以续命的掌权者,差不多都离世了。

    那群老者,最终也没有等来王煊再次为他们续命。

    有些人是纯粹的利益交换者,有些人当年关系真处得不错,但是,王煊无能为力,找不到柔和的神话因子。

    钱安、宋云、秦宏远、周鸿斌……一长串的名字,都先后死去,这当中有真心实意帮助过王煊的人,也有敢对超级战舰下令轰杀列仙的人,这代人都离世了。

    甚至,老钟的次子钟长明,虽然如愿成为钟家掌舵者,但是前两年也病死了,毕竟已经一百一十岁出头了。

    相反,老钟还唇红齿白呢,搞得他自己都不愿意在新星露面了,彻底诈死,钟诚和钟晴偶尔去看他,每次姐弟两人都眼红,比他们还年轻。

    “时间啊!”赵清菡叹气,连她的真实年龄都四十四岁了,但经过检测,她的肉身,她的生理年龄在二十五岁左右的样子。

    这倒也符合,曾经超凡,体质蜕变,又吃过蟠桃,她的生命极限大概在一百六十到一百八十岁间。

    赵泽峻和苏璇夫妇见到他们自然很高兴,尤其喜爱外孙和外孙女,七十岁的人了,都对三个孩子来了个举高高。

    不过很明显,他们有些白发了,不再是帅大叔和优雅的中年女士。

    王煊在新闻上看到头发花白的秦家高层人物秦鸿,发现这个视练旧术者为低等武夫,在新月上奉命试探与执行轰击列仙的中年男子都成为老者了。

    “一代人老去。”

    尤其是,当他再次看到周云,发现连这个不再灯红酒绿的故人,都有部分发丝发白了,近五十岁了。

    王煊深刻意识到,岁月无情,这才只是开始,大概要不了一些年,有些熟人,也要先后老死在岁月中了。

    “我有些后悔了,当年只有我没和你修行,未进内景地,现在吴茵,钟诚,小钟,都比我年轻很多,像我儿子和闺女,如同两代人。”

    周云喝酒后,发着牢骚,当然是有些夸大了,最主要也是他年轻时不自律,长期有三个女朋友,身体颇虚,现在有些显老。

    “周哥,老周,你这明显是占我便宜!”钟诚不满,他们这次小聚,都是熟的不能再熟的人。

    然后,钟诚就又问王煊,什么时候能带他上路,他一定要熬过他太爷爷老钟!

    多年过去,吴茵越发的优雅了,抱着小狐狸,正在和赵清菡说话,也在逗弄最怕死的王晖。

    这些年,赵清菡先后有了三个孩子,自然就顾不上小狐仙了,它和马超凡常年在新星这边。

    可惜,喝酒的地方,马超凡只能干瞪眼,进不来,在远处的草地上吃特殊的果品呢,还好三个孩子和机械小熊跑过去了,和它凑热闹。

    小钟,三十出头的样子,退去了青涩,过去对超凡修行不怎么上心,但是看着老钟比他们姐弟还年轻,深深被刺激到了,常年在苦修。

    毕竟,她太爷爷也是在新星没有超凡因子的大环境下崛起的。

    随后,王煊去看了林教授,老人虽然八十多岁了,但是依旧很强壮,体质超好。

    让王煊意外的是,当他故地重游,来到西部地带,在元城竟意外看到一位故人。

    当年王煊租住的地方,这個小区现如今颇为陈旧了,很多人都搬走了。

    他来这里,主要是有些感触,看到有些故人离世,有些熟人渐渐老去,所以他重走了一遍新星路。

    他的元神很强大,扫过建筑物,顿时一怔,在昔日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家中,居然有灯火,有一个女子。

    瞬间,昔日的记忆出现,周河,漫天漂浮的灯笼鱼,一个身患绝症的小女孩。

    像是有感,那里的窗被推开了,有一个女子出现,二十余岁的样子。

    “王煊……叔叔!”

    还真是她,那个名为乐乐的小女孩回到这里,回到了对她来说有着温馨和美好回忆的家中。

    她很可怜,父亲和母亲都是天人五衰病,先后离世,尤其是在她生命无多时,她的母亲先一步死去,对命运多舛的她实在伤害太大了。

    庆幸的是,后来王煊又遇到了她,还有一艘飞船以及几个机械人,那几个机械人说能治好她。

    现在看来,她的生命体征很健康,精神力也比常人强大不少。

    “乐乐,想不到你回到了这里。”王煊打招呼。

    乐乐,变成了大姑娘,快速冲下了楼,她告诉王煊,这些年她随着五个机械人还有他们的母船一直在深空中,行走在各个生命星球上,她的病被治好了,近期才回来。

    “以后好好生活。”王煊笑着说道。

    乐乐点头,很激动,也很感激,眼中带着泪水,道:“原本我还想去旧土拜访王叔叔。”

    她告诉王煊,那艘母船就停在西部的云雾高原,机械道士等五名机械人也在那里,她回到这里是因为,实在太想念她的妈妈了,过几天她就会和那几个机械人再去流浪,去远方。

    “你如果想家,就去旧土,把我当成你的亲人,在那里你可以结识很多朋友。”

    ……

    五日后,王煊和赵清菡带上三个孩子踏上归程。

    在他们进入外太空没多久,惊变发生,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极速冲来,咚的一声,他们的飞船被直接撕开了!

    月初,求下保底月票支持,感谢各位书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