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5章 三年
    旧土,安城郊外的庄园中,王煊处在半昏迷中。

    他原本都陷入沉眠中了,但是被一种气息惊醒,他也感觉到了至宝的气息。

    在杀阵激活的刹那,有莫名的恐怖波动,将他从意识世界中惊醒并出来。

    外面月朗星稀,第一杀阵——御道阵,已然熄灭,敌人更是远去了,夜空下非常安静。

    是错觉吗?他强打精神,有些怀疑,在现世中,在他的身边,难道还有至宝?

    他睁开精神天眼,第一时间看向斩身旗和斩神旗,可惜,无论是旗面还是旗杆都碎成好几块了。

    “王煊?”青木呼唤,虽然早已被告知,短时间内都不要接近这里,有杀阵覆盖在房屋附近,但他还是被惊住了。

    刚才,刺目的光简直要撕开虚空,尤其是其中一道光束,太恐怖了,冲上天穹,扭曲了时光,让空间都塌陷了。

    这是什么时代?超凡腐朽,神话永寂,居然还有这种威能,青木刚才很不争气,瘫软在地上。。

    直到现在,他才回过神来,缓慢地起身。

    这还是他远离杀阵的结果,而且,那种杀伐之光并未针对庄园附近的人,只攻击贸然闯阵的敌人。

    “这法阵……实在恐怖过头了,在枯竭时代,都能诛杀列仙啊。”刘怀安老爷子也在低语道,他心志如铁,可是刚刚也被惊住了,被压制得坐在椅子上,身体微微痉挛。

    “我没事。”王煊在以精神天眼扫视,为了布置第一杀阵, 他动用了很多奇物, 但没有一件有至宝气息。

    那种镇杀万物、无以伦比的超凡波动, 霎时间便又突然消失了,竟了无痕迹。

    “刚才你们见到了什么?”王煊问青木,是否有至宝出现。至于陈永杰, 喜得一双儿女,今晚不在这里, 去当奶爸了。

    “很强的神话气息, 前所未有, 其中一道非常可怕的光束,金色和银色纠纠缠在一起, 刺穿了天穹……”

    “感觉能杀地仙。”机械小熊也开口。

    王煊再次疑惑,斩身旗的旗面是银色的,斩神旗则是金色的, 和它们有关吗?

    “最强烈的那道光, 有金色和银色的网格交织吗?”他进一步问道。

    刘怀安道:“没有, 笔直冲霄而上, 刺穿天穹,像是一挂天河倾泻, 又像是一道直立而起的混沌之光。”

    按照他的说法,当时天穹被戳出一个窟窿,逍遥舟曾真实浮现, 但像是受到惊吓,划破虚空, 直接退走。

    这就离谱了,王煊出神, 他将斩身旗和斩神旗的碎块挖了出来,摆弄了很久, 也没有看出什么。

    “第一杀阵,其名字就叫御道阵,和这两面宝旗有关不成?”他轻语,传闻两旗相合,有可能再现御道旗。

    可是,他研究过不知道多少回了,总觉得, 两杆小旗确实和真正的至宝有很大的差距,并不是至宝零件。

    他将所有奇物都亲手过了一遍,硬是没找到蛛丝马迹,连精神天眼都看不出什么。

    王煊让小熊控制火力, 在远方给杀阵来一下,道:“轻点,你可别上头!”

    机械小熊倒是很谨慎,自己没动手,也没有发动飞船,派出一个机械人,出现在法阵上空,猛然发动攻击。

    轰隆!

    机械人爆开,被一片刺目的超凡之光绞碎,第一杀阵确实很可怕,但是,王煊并没有发现至宝。

    他蹙眉,这次他很清醒,精神天眼全开,居然一无所获,什么异常景象都没有捕捉到。

    “难道非要有至宝压迫,逼近这里,它才会复苏,爆发出至高无匹的波动?”

    这就麻烦了,上哪里去找至宝?

    逍遥舟上的两大鼻祖都被惊跑了,想都不用想,估摸着,那两人的被迫害妄想症爆发了,一定觉得,方雨竹和燕明诚等人没走,还在现世!

    两大鼻祖被吓跑了,估计短时间不敢再冒头。

    甚至,那两人都不会回不朽之地,指不定躲哪里去了。

    王煊看了眼地下,部分造化真晶暗淡了,杀阵的每次复苏都消耗巨大,在这个时代,以这种天地奇珍提供超凡之力,实在是一种最为奢侈的挥霍。

    “动用不了多少次。”王煊暗自叹息,当初他在超凡光海得到近三百块造化真晶,送出去部分,手头只有一百八十块左右了。

    第一杀阵的复苏,就这么片刻间,就消耗掉了近四十块。

    当然,这次巨大的消耗估计和那件神秘至宝复苏有关,带动整座法阵狂暴地提升力量,实在“超纲”了。

    机械人进攻时,其实没消耗多少。

    王煊补充造化真晶,手里只留下二十块,用以维持自身所需,其他一百多块都埋在了地下。

    “青木,我有预感,这次可能要沉睡很久。你们不要担心,我有真晶这种奇物在手,哪怕长眠不醒,身体也不会枯竭,千万不要硬闯这里。”

    王煊认真而严肃地提醒,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接近这栋房子。

    “你稍等。”青木喊道,快速离去,而后提着一个包裹回来,放在杀阵外边,流光溢彩,里面是各种颜色的造化真晶,是当初王煊送给他和陈永杰的。

    前段时间,这师徒二人商量后,都给他留着,现在被青木直接给送来了。

    王煊略微沉默,然后收了进去。

    时光匆匆,一个月,两个月……

    半年过去,这栋房屋都蒙尘了,里面却始终无动静,青木和机械小熊每天都要眺望,但是,却等不到他出现。

    陈永杰成为年轻的老父亲,在陪妻儿的同时,也时常过来,可是却不见王煊复苏,那里很寂静。

    “急也没用。”刘怀安说道,他也住在这里,出了练拳,以及去看老陈的一双儿外,他每日都在翻阅各种古代经篇,研究王煊的问题,可惜始终束手无策。

    外界无人打扰,因为,半年前的那个夜晚,这里的动静太大了,照亮整片郊外,连天穹都被一件莫名的兵器捅了一个窟窿,着实过于吓人。

    那一晚,安城有部分人看到后,内心深处悸动不已。

    一年过去了,那座房屋依旧没有声息,院落中草木清新了又枯萎,紫荆花开了又凋零,春去秋来,寒冬大雪又至。

    期间,秦诚夫妇常来,因为就住安城中。

    赵清菡、吴茵也从新星赶来,看望王煊,但那里像是被隔绝了,院中杂草丛生,屋中的一切都看不到。

    时光流逝,两年过去,陈永杰已经坐不住,谁能枯坐两年,沉眠这么久?青木、刘怀安也认为,王煊可能出事了。

    但是,任他们在外呼唤,里面都没有任何回应。

    在此期间,王煊的父母自然多次上门,被青木等人劝慰,告知他们,王煊远行了,在研究超凡路,短期内可能回不来,或许在闭关。

    外界,自然有很多人在关注这里,哪怕两年过去,王煊消失很久,他也是各方重点观察的目标之一。

    甚至可以说,他是超凡领域的一个标志性人物,从他的状态,从他的表现,能够得出很多结论。

    两年后某个深夜,有超凡生物的一缕元神之光临近,结果被无声的绞杀,有微型机械人出没,瞬间化成铁屑。

    在此后的几个月里,最起码闹出十几次动静,但都被第一杀阵瞬间清除。

    人是社会性生物,再好的朋友,再紧密的关系,如果长期不见,失去联系,也会渐渐淡化。

    两年多来,这里曾经来过很多人,如黄铭、祁连道、周青凰等。

    新星那边,除却周云、赵清菡、吴茵外,王煊的大学同学周坤、苏婵、孔毅等来旧土时,也会顺道过来看他。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已经渐渐接受他长眠不醒的事实,来的人越来越少了,这里变得安静了。

    时光流逝,一转眼就快三年了,秋风扫过,黄叶漫天飞舞,而王煊的院中不止有枯叶,还有杂乱的蒿草,原本的园景不成样子了,一片荒凉。

    这章略短,明天开始恢复两章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