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深空彼岸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斩煊还是屠龙
    姜清瑶一边丢东西,一边又在捡东西,动作很快,优雅而又不失麻利,而且做得十分隐蔽。

    齐天非常强,杀出了真火,在和王煊全力以赴地死磕,精神高度集中,起初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但他神觉太强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直到他不经意间一瞥,顿时就不淡定了,他布置的杀阵呢?

    那个女剑仙在“拆家”,精准狠,快速收走一片“阵材”,他扔出去的阵旗、仙金神台等,被人赤裸裸的拾荒了。

    齐天觉得自身这种行为非常冤大头,他前脚向外扔天材地宝,结果后脚就有人追着捡,他被割韭菜了。

    “岂有此理!”他挥动羽化幡,向着姜清瑶劈去。

    同时他自身爆发出慑人的乌光,从他那里飞出一头又一头不死鸟,经过至宝加持,俯冲向四方,干扰王煊的杀阵形成,同样展开破坏。

    “杀!”到了这一刻,王煊成为一个血人了,他不得不承认,地仙层面的恶龙真的很强,让他都觉得像是在撼山。

    石板经文上的人族真形图,被他施展了出来,化成他自身的模样,起初有六道真形浮现,接着是九道,直到最后出现十四道,隐约间和他的踏足前所未有的十四段相对应。。

    养生炉虽然不顺手,但是依旧能为他提供规则之力,加持真形,不过第十四道形体明显模糊一些。

    十四个王煊,大部分都栩栩如生,或冷漠无比,或杀气滚滚,或神圣威严,或如怒目金刚,游走四方,擒杀黑色的真凤,轰向那些神禽。

    两人近身搏杀,同时在进行术法攻伐。

    有的黑色不死鸟被王煊击毙,羽毛凋零,火光爆开,也有的不死鸟围攻王煊的真形,让那些形体在暗淡。

    到了现在,王煊和齐天拼命厮杀,连至宝都不时粘在一起,都想缠住对手,不让对方脱离杀阵范畴。

    显然,他们都对自己的法阵很有信心,这让他们在厮杀过程中,看向对方时都露出了异色。

    王煊怀疑,难道恶龙也得到了第一杀阵的阵图?可是他大致扫了一眼,两者的法阵应该不一样。

    齐天也心头一动,为何对方这么冷静,竟和他一样的心思,想限制对手在这里,真以为能拼得过他布下的恐怖杀阵吗?

    美中不足的是,他耗尽心血,收集到的各种天地奇珍,竟被那个女剑仙给顺走了一部分,而且翻手就被她炼化了,用来去弥补王煊的法阵!

    这种神操作,让心思深沉的恶龙都忍不住要暴躁了,杀意无限的提升,接连挥动羽化幡轰向剑仙子。

    不得不说,至宝发威极尽恐怖,这片宇宙无人区都在颤栗,虚空被那长幡劈开,切割出瘆人的黑色大裂缝!

    剑仙子像是在悬于地狱入口的钢丝上行走,没有止步,一边以紫宵合道剑对抗,斩出无穷剑光,一边还在尝试“捡宝”。

    “清瑶,不要冒险了!”王煊喝道,他开始拼命,全身都在发光,虽然血流如注,有的伤口深可见骨,但是他依旧在爆发,催动至宝,展现各种术法。

    咚!

    他持养生炉多次和齐天的羽化幡大碰撞,让他不能有效的去对付剑仙子。

    王煊深知齐天具备的可怕杀伤力,尤其是对方杀意飙升后,这是打定主意要先除掉姜清瑶。

    到了现在,战场中心的两人哪里还会掩饰,一边抡动至宝对抗,一边像是撒豆成兵般,快速完善各自的杀阵。

    剑仙子以紫宵合道剑和对方硬撼多次,尽最大的可能,又收走部分稀珍材料,并在快速布阵。

    她也懂第一杀阵,帮王煊构建,让它缩短时间成型,现在有部分阵纹已经激活,开始灿烂了起来。

    齐天的优势是,自身实力真的高过两人一截,地仙道果大发神威,他整个人沐浴仙道光辉,可以调动无尽的规则之力。

    隐约间,远方,像是有大幕在一颗超凡星球上浮现,为他增加了几许威势。

    他震的王煊大口咳血,又击伤剑仙子,快速布置自己的杀阵。

    “御天下万剑!”这时,王煊大喝道,催动第一杀阵。

    现在,他已经受创过重了,他在想,是否会在战斗中死去肉身,磨灭掉外部的旧元神。

    如果有选择,他不想被敌人杀到那一步,他的路要由他自己去踏,过程中大概会无比危险。

    第一杀阵初具规模,无数的剑光飞起,尤其是姜清瑶那里,立足在特殊的阵台节点上,手中紫宵合道剑绽放出粗大的剑芒,如一挂又一挂紫色的星河向前飞去!

    噗!

    强大如恶龙,在此过程中都吃了暴亏,被一道粗大的紫霞轰中,剑气撕开了羽化幡形成的护体光幕。

    他满身是血,差点被斜肩斩断!

    王煊趁此机会,和他拉开距离,立足在最重要的位置,以养生炉为阵台,带动整片杀阵都在提升威能!

    御天下万剑,不是说说而已,在王煊的背后,还有那黑暗的宇宙空中,浮现密密麻麻的神剑,像是一面剑墙,恢宏而高大,到处都插着古剑,铮铮而鸣,而后一起斩了出去!

    再加上此时的王煊在拼命,自身也在运转各种至高剑道真经,从化成光轮的斩道剑,再到从心光中斩出的元神之剑,这些都被至宝、被整座杀阵加持和提升!

    这种景象相当恐怖,天地间璀璨无比,绚烂光芒无数道,像是密密麻麻的彗星,俯冲下去,轰向夜晚黑暗的大地!

    ……

    新星,云海山脉,黑色的飞船降落在平坦之地,舱门打开了,有四名机械人谨慎而小心的抬着一座小型祭坛走出。

    在上面附着有一个残破的元神,暗淡无光,非常虚弱,几乎要熄灭了生命之火。

    此外,在祭坛上,还有部分残骨头,带着腐朽的气息,唯有骨头最深处还有丝丝生命在流动。

    这比列仙留在现世的真骨还要虚弱很多,这些残骨几乎耗尽了生命精气,接近枯竭了。

    姜思远!

    所有人都心头震动,这是当年照亮了整片仙界的一代奇才,竟落到这一步,可悲而又凄凉的下场。

    方雨竹周身腾起大片金色的光雨,并且在她的手中更是出现一支金色的小舟,上面还生长着细嫩的金色枝条和竹叶,蕴含着清新而又蓬勃的生命力,不断洒落仙光,没入那些枯骨,落入如同烛光般飘摇的残破元神上。

    姜思远的状态糟糕之极,随时会消亡,一般的人救治不了她,连超绝世都没有把握为他续命。

    方雨竹全力以赴,暂时做到了,稳固其残碎的精神领域。随后,从她的空间秘宝中飞出一片真实的羽化神竹林地,黄金竹叶沙沙摇动着,落下成片金色的液滴,滋养姜思远。

    “思远,思远……”方雨竹施展《接引经》中记载的禁忌篇绝学,不断诵其名字,让沉沦即将要溃散的残碎元神复苏,要彻底救活他。

    “齐天,你好手段,用姜思远拖住数一数二的强者,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我说了,无论怎样,今天都要杀你为王煊报仇,先讨一笔血债,再去杀你另一具真身!”

    影子夫妇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是,却也带着无限的杀意,他们发誓,王煊若是死去,会和恶龙还有剑疯子不死不休。

    疯子商毅挡住他们两人的去路,刚猛而霸道,竟抢先挥动人世剑。

    不朽伞转动,雷霆密密麻麻,和那剑光撞击在一起,引发浩瀚如海的能量波动,导致附近有些大山解体!

    不远处,那艘飞船更是四分五裂,快速被碾压成金属碎屑!

    方雨竹周身都在发光,护住祭坛上的残骨和元神,而且,她竟在这种情况下出手了,祭出幕天镯,催发无匹的能量。

    这枚手镯锁住人世剑,铿锵作响,剧烈震动,两者纠缠在一起,爆发的出恐怖光芒,撕裂山脉。

    “方雨竹,你专心救人便是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为人强出头,当心我藉此杀了你。救人不成,你自己也将陷入绝境中!”

    剑疯子冷漠地开口,两米多高的身躯,像是魔神般迫人,血气似山洪爆发,他如同一头自混沌中走出来的史前巨兽,慑人心魄。

    “商毅,你一而再地出手,即便是这种情况下,我也可以奉陪。但我有言在先,这次若是交手,我们两个中必然有一人要倒下去,只能活下来一个。你,尽可以试试看!”

    方雨竹身体发光,和成片的羽化神竹站在一处,以光雨庇护姜思远,滋养残骨和元神碎片,为他续命。

    在这种关头,她依旧这么的强势,敢与剑疯子决一死战,让所有人都动容,这是仙道之地的第一人之争!

    从古至今,活到现在的强者中,谁究竟是天下第一人,应该只能在他们两个当中选出一人。

    影子夫妇上前,挡在方雨竹前身前,面对剑疯子。他们夫妻两个不是不近人情的人,这种境地下,方雨竹若是和人疯子决战,可能会饮恨,吃大亏。

    他们知道,姜思远曾经两次舍去性命,救下方雨竹。换位思考,若是他们夫妻两人面对救命恩人,无论如何也要不计代价的救活。

    王煊身在远方,注定来不及去挽救了,影子夫妇不希望方雨竹拼死和剑疯子一战,将她自己也搭进去。

    “无妨,救思远和杀商毅可以同时进行,我没什么问题!”方雨竹让两人退后,她在逼视剑疯子。

    “是吗?!”商毅冷漠地望来,他一向霸道无比,剑锋所向,自古以来没有几人敢和他正面对抗。

    现在,他心中杀机腾起,想要动手了,同这个足以和比肩的女子来个了断。

    齐天开口:“各位,不用急着动手,还是先看一看深空中究竟如何了,战斗应该落下帷幕了。我说过,王煊不会死去,一定会保住他的性命。当务之急,还是先将他接回来要紧。如果你们在这里血战,耽搁了时间,他在本源受损的情况下,可能真会有性命之忧。”

    “给我精准坐标,联系深空中的飞船!”影子夫妇听到这种话语,心中发痛,憋屈无比,忍着没发作,心中怀着一线希望,想看一看那边的结果究竟怎样了。

    “不用联系飞船,没有必要那么麻烦,那两件至宝刚才剧烈震动,现在还有残余波动通过大幕释放出来,我们这里有足够多的至宝,如果联手,应该能够映现那里的景物。”

    齐天开口,他对至宝的理解,竟是远超在场的人。

    他笑了笑,补充道:“我是在一个逝去的文明留下的古籍中看到的,六件至宝以上,齐聚在一起,共同发力,可以捕捉其他震出余波的至宝所在的位置,以及显照出真实的场景。”

    瞬间,在场的人都行动了起来,连剑疯子都目光烁烁,想看看那边如何了。

    生命池、不朽伞、神明宫、逍遥舟、幕天镯、人世剑,被在场的超绝世催动起来,共振,捕捉羽化幡和养生炉的余波源头,最终竟化出一片光幕,如同镜子,显照那里的情景。

    “哪里是什么余波,还在真正的震动呢!”有人开口,观看宇宙深处的战斗。

    “齐天,你还没有拿下对方!”超绝宫的鼻祖冷笑。

    “那是……”更有人惊住了,盯着镜光中正在上演的大决战。

    在那里,王煊正在御天下万剑,劈的羽化幡形成的光幕都破开了,让齐天满身是血,剑伤累累。

    那里更是有一面巨大的剑墙,堪比山岭般巍峨,轰鸣着,嗡嗡震动,插着无数的神剑,绽放炫目的光。

    不止有密密麻麻的古剑拔出,向着齐天斩去,最后整片山岭般雄浑的剑墙整体都拍击了过去!

    在无尽的仙剑中,还有一把紫色的断剑格外醒目,几乎将齐天立劈为两半,在他眉心和胸前都留下了可怕的伤口,深可见骨,血淋淋,关键时刻被羽化幡挡出去了。

    “那是……紫宵合道剑!”有人认出,竟是传说中几乎化为真正至宝的无上利剑。

    “王煊未败,正在斩龙!”

    谁都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连齐天自己都惊呆了,站在原地,盯着宇宙深空中的大战。

    “御天下万刀!”战场中,王煊满身是血的大喝道,想要藉天下第一杀阵屠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