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八十三章 蝉鸣一世不过秋
    真中长章。

    内景地中,接近真实的银色物质积淀,像是皑皑白雪,紫色物质也自虚空中落下,祥和而神秘。

    王煊重回这里,见大结界中的斗法没有那么激烈后,他开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研究那些奇异的经文。

    这一刻,陈永杰、刘怀安、赵清菡几人,都听到了蝉鸣声,不禁诧异,忍不住回头观看。

    王煊坐在内景深处,隐约间有一只金蝉异象浮现,它代表着新生,在那里发出鸣叫声,像是大道之音在回荡。

    在它的黄金背部,出现一道模糊的缝隙,有混沌涟漪点点,一只新生的蝉仿佛在孕育,随时会破壳而出。

    “金蝉功,和老钟练出的效果不一样!”陈永杰当即就吃了一惊,在密地深处的地仙城时,他可是亲眼目睹过,老钟变成了一个“大粽子”,体外是各种角质物,伴着部分黏液。

    刘怀安神色凝重,开口道:“和部分古籍中记载的金蝉功特质确实不太一样,但是,也有部分传说,金蝉功练到最高层次,就应该是这种黄金蝉降临的景象,可以重活一世,伴大道而鸣!”

    几人闻言,都停了下来,望向王煊那里,金蝉功中的最高成就是这种状态吗?

    “王煊他要练成了吗?”赵清菡问道,拢了拢秀发,平日略显冷冽气质的她,带上笑容后分外明艳和甜美。。

    刘怀安见多识广,道:“他练到后期了,如果是寻常的蜕变,自然成了。可他练的是最高等的金蝉异象,恐怕还需要好好打磨。他这么年轻,就能练成这种奇功的至高奇景,让我觉得有些不真实啊。”

    刘老爷子颇为感慨,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是怎么练到这一步的,让他都有些难以理解,古代最辉煌时,也很难见到这样的特例!

    蝉鸣再响,像是大道之音在回荡,有神秘的纹理扩张,波及他们所有人,顿时让每一个人都有了特殊的感悟。

    “不愧是最负盛名的奇功,就是不一样,他自己在突破,在进化,也福泽了周围的人,各位用心体会,领悟自己的经文,将事半功倍。”

    刘怀安经验老道,对这种奇功的传闻颇为了解,补充道:“蝉鸣一世不过秋,所以它要再蜕变,想破天而去,这是在与道和鸣,共振。”

    所有人都动容,盘坐下来,去参悟自己的法,修行自己的路,果然觉察到不同了,顺畅了很多!

    就这样,金蝉连叫了十三次,振翅而鸣,黄金背上的裂缝扩大了,那里的大道涟漪不断荡漾。

    青木体验最深,因为境界最低,提升起来也相对容易,他直接回归到大宗师领域中,像是被金蝉和大道的共鸣声,灌顶而入,洗礼了一遍全身。

    吴茵被一股奇异的涟漪冲击,源头自然是王煊那里,一只与道共鸣的金蝉呈现,让她身体轻颤,身心暖烘烘,有滚热的能量流过,她无限接近超凡了。

    “不可思议,真的是奇功!”连陈永杰都在惊叹,他自然也得到了很多好处,他没有直接洗礼自身,而是参悟自己的法,有自己的路要走,进度提升了一大截。

    赵清菡安静如玉石雕刻,美丽的面孔上流动霞光,冷艳中带着几许谪仙气韵,出尘绝俗,犹若要举霞飞升,她也在与王煊的金蝉共振,眉心有仙光起伏,节奏一致,得到莫大的好处。

    这些人都如此,可想而知王煊自身的体验又如何。

    他觉得,仿佛来到了宇宙边荒,世间万物,包括星空都枯竭了,只剩下他自己,化成一只金蝉,不断鸣叫,似要让宇宙万物复苏,让生机重回天地。

    最终,他唤不醒大宇宙,唯有自身超脱,金蝉合道,脊背裂开,新生出一个自己,留下蝉蜕,要超脱远去。

    “差了一步,被困黄金蝉壳中,脊背的裂缝不够大吗?与道和鸣之音过于模糊吗,我听不真切,只能回味那种道韵。”

    王煊自省,即便是这样,他也能感受到,体内生机盎然,蕴含着新生的力量,肉身从内开始,在不断提升,在变强!

    元神也是如此,最核心的印记发光,开始新生,在他精神最深处,像是埋下一颗种子,像是一个小蝉,最后又化成他自己,等待破开一切阻挡那一刻,终有一天会冲出来!

    每一次蝉鸣,他的肉身和精神都会有奇异的光流动而过,形神皆妙,共同升华。

    “我的实力在提升。”王煊讶异,但他觉得,这肯定还不是十三段领域,没有那么容易直接进入。

    他只能惊叹,奇功就是奇功,对他有不小的效果,但最后也出现了问题,他的元神卡在黄金蝉壳中,并未彻底蜕变出来。

    他的肉身,最内里区域蜕变了,可是外部依旧变化不明显。

    最终,他暂停了这种功法,没有强求,开始练《化蝶法》、《羽化返源经》等,都有惊人的进展。

    内景无时光,提升的只是精神思感,但是,这一次给人的感觉,时光格外的漫长。

    王煊将这些负有盛名的奇功一部一部的练下去,合理分配“时间”,收获巨大。

    在此期间,吴茵、青木、赵清菡,都走出去过,短暂和缓下心神,因为觉得像是要遗忘现世了。

    精神思感不知提升了多少倍,持续运转,起初自然是最佳的体验,但是超过极限后,人就有些吃不消了。

    这还是青木第一次在内景地中觉得时光过于漫长,熬不住了,他以前不止一次进来过,唯有此次是这么的特殊。

    不过,在外界驻足几分钟,内景地中可能已经“盗取时光”,匆匆“数十年”过去了。

    当他们再次进入时,王煊已经练到《蝼蚁望龙篇》,他在凝视虚空中的大道,那里正在演化成恐怖的巨龙。

    “以自身蝼蚁视角切入,观摩大道巨龙,而后取而代之,那是蝼蚁的追逐目标,也是它最高的成就吗?”

    这篇典籍立意很高,在没有真正练到最高境界前,他无意去改变,这种大道寓意已经足够好了。

    真正立于云端之上,降服大道巨龙后,若有新的思路,倒也可以去尝试。

    终于,王煊睁开双目,他的这次修行结束了,在起身刹那,有蝉鸣声,有蝼蚁转化为巨龙的龙吟声。

    他将几部奇功都练到了后期,只差最后的圆满,以及终极一跃,这次是不行了,没机会了。

    王煊的肉身和精神都比以前更加强大了,像是得到洗礼,无形中生命本质升华,人生厚度增加。

    “这是十二段圆满领域吗?”举手投足间,他给人以仙气飘渺之感,让赵清菡都忍不住看了他又看,没有移开目光。

    吴茵更是直接,走过去,没忍住摸了摸他的筋骨,又捏了一下他那张有些出尘的脸,道:“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可谓很大胆,亲手检验,道:“以前你出手时,给人很猛烈的直观感,如同猛禽展翼,蛮龙呼啸,现在……”

    “现在像是有些不染红尘烟火气。”赵清菡补充道。

    “吴一,赵三,狐四,马三,青凡人,哦,还有熊三!”小狐仙总结众人的境界,整体都提了一个段位多些。

    陈八段,重回九段极限,又来到了人生最高点,他苦思冥想,坐关很久,一直在想办法破限!

    刘怀安也是九段极限。

    事实上,如果不是外界还在震,这次他们这些人有可能提升的更高一些,因为“盗取时光”实在太长了。

    外面兵荒马乱,有些人又掉半个段位了,至宝一日不宁,大结界至高规则便动荡不止,这种状况就会持续发生下去。

    “大结界中,大局已定,神明宫和不朽伞都易主了,诸神大败,此地事件大概要落幕了。”

    “也不见得,还有生命池呢,我估摸着,那件东西也会换个主人!”

    王煊他们谈论,觉得差不多该离去了,绝世大战进入尾声,没什么可看的了。

    “徐福老爷子真猛啊,又杀了两个至强者的分身?”

    外太空中,各种祭坛、铜碑、阵旗等,全都碎掉了,一片狼藉,伴着触目惊心的神血。

    事实上,时间过去并不是很长,因为内景地中“时光漫长”,现世中不过短暂的片刻而已。

    “嗯,有人来交涉了,并没有动手,和徐福前辈谈话呢,这是硬的不行,要来软的吗?”

    不止如此,还有人向飞船而来,接近王煊他们这里。徐福放行,因为太放心了,知道王煊并未渡劫失败,比他可能都要强!

    最多,有了意外与冲突后,他一会进飞船,去主动背锅就是了。

    来的几人很镇定,并未因为大结界的失利而沮丧,相反颇为冷漠而沉静。

    “我来自大结界中的勾陈帝宫!”

    “我来自大结界中的超绝宫!”

    几人很直接,自保出身,这两大传承的来头自然无比惊人,两位鼻祖都是超绝世,领军仙界去夺至宝了。

    一人开口道:“我们来此地,不是想欺负人,也并非要开战。”

    马超凡顿时不爱听了,道:“说的好像你们能力敌我们似的,没看到这里有屠神者吗?早先四大至强的神明也是牛气冲天,结果还不是都被王煊全都给宰了,你们谁啊?”

    “我们两教的鼻祖是超绝世,我们是他们的门徒,虽然不成器,但离至强者也只有一线只差。”

    “原来是倚仗两个老不死啊!”小狐仙咕哝。

    “你们不要言语不敬,更不要妄动!不然后果自负。”其中一人晃了晃手中的一枚不朽神符,不朽之光蒸腾,道:“这相当于超绝世分身在现世的一击!”

    这让飞船中的几人脸色都难看起来,这是在恫吓吗?

    “我们不想开战,只是想平静的告知你们一些消息。时空锏和岁月之书都有严重的问题,用来对敌的话,关键时刻会遭遇它们反噬,不以至宝镇压降服的话,宿主最后会惨死!”

    “你们到底想说什么?”赵清菡问道。

    “两位鼻祖统率至强者进入仙界,注定会得到羽化幡和逍遥舟,不比方雨竹等人的成果差。我们来此是想结个善缘,无论是岁月之书还是半成熟的至宝,你们留在手中都没用,反而会成为大患,最终有杀身之祸。若是献给有至宝的勾陈帝宫和超绝宫,将会得到厚报。”

    羽化幡和逍遥舟注定会被不朽之地和神明之地的人得到?这王煊几人都惊异不已。

    陈永杰道:“你们跑这里化缘来了,空手套白狼,还威胁恫吓上了?”

    “你们走吧!”王煊更干脆,让他们立刻离开。

    刘怀安做事稳妥,平和的告诉他们,岁月之书作为奖励,现在举办方还没交出来呢。

    “你们会后悔的!”几人倒也干脆,转身就走,其中一人更是冷笑道:“路途遥远,小心别回不去。”

    “你还敢威胁我们?”王煊开口。

    “没有,送你们善缘不要,最终因为宝物有损性命,那就不是多么美妙了。”那人平淡地说道,转身就走。

    他们手持超绝世的不朽神符,破有底气,冷笑着离开。

    “我还真不信邪!”王煊开口,超绝世的弟子确实身份很高,但明目张胆来威胁,扬言他们的归途不太平,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直接探手,一把抓了过去,都要留下!

    “你要对我们动手?!”对方反应迅速,亮出不朽神符,倒也果断,直接就打了出来。

    让他们惊悚的是,王煊身前出现一座宝炉,将那枚不朽神符刹那吞掉了,所谓的超绝世分身一击,并没有爆发出来。

    当场,他们就震惊了,难以置信。

    王煊的双手落下,像是揪小鸡仔般,将他们逐一掐住脖子,拎了起来,而后又摔个半死,扔在飞船角落,准备留给徐福处理。

    此时,仙界,超绝宫和勾陈帝宫的两位鼻祖确实得手了,因为,他们有捷径可走。

    当年逍遥舟承载那个超级文明的各种真血印记,飞入宇宙深处,洒落出大片血滴,部分血液被后世人收集到了。

    虽然那些血液无法复苏了,甚至干枯了,不能让曾经的强者活着出现,但是,用来召唤逍遥舟确实有一定的效果,是它曾经的主人。

    羽化幡,当年飞入宇宙深处时,寻找真实源头之际,也相仿,洒落下一些东西。

    所以,这一天,两大鼻祖率领众多强者,付出惨重代价后,真的得手了。

    然而,不久后噩耗传来,一位鼻祖被重创,恶龙联合一批人偷袭,让超绝宫的鼻子解体了一次,导致羽化幡飞走。

    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不朽之地。

    “羽化幡真是不祥之物,谁得到它谁倒霉啊!”有人感叹,先有恒均,后有超绝宫的鼻祖,都出事儿了。

    王煊很关心,那头恶龙是否会得手,究竟拿没拿到羽化幡?

    这个月就要过去了,还有月票的书友,不要忘记投出手中的月票。

    感谢:快活式神仙、幻刀迎刃、许你绝代风华、藏不住的骚、月落煊暖映清菡,谢谢盟主的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