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深空彼岸 > 第四百七十章 家传手镯是至宝
    咚!

    大结界中,至宝——神明宫,剧烈摇动,它的动荡像是神话在腐朽,所有超凡世界都在跟着坠落,影响实在太大了。

    至高规则化成火光,一条通体像是黑玉打磨,但却点缀很多晶莹白点的手镯在沉浮,犹如深邃的宇宙,点缀着繁星。

    不远处,更有当世旧约横空,数次硬撼至宝,在两道影子手中,它焕发着惊人的力量,以及无限的生机。

    仙道旧约承载物,它和手镯间有某种天然的联系,在共鸣,彼此交感,这个神话时代的诸多经篇仿佛同时出现,诵经声不绝于耳。

    “嗡!”

    宇宙中,超凡剧震,疑似另一件至宝复苏了,铺天盖地,像是有一把大伞在升腾,要撕开星空,赶向不朽之地!

    科技生命之地,一口池子出现,磅礴的生命能量流淌,对抗大宇宙的所谓纠错,似乎想为超凡续命,顿时群星摇颤。

    仙道之地,人世剑被某位神秘强者持在手中,大开杀戒,有至强神明殒落,神之血液染红仙界,景象可怕。

    羽化幡被勾陈帝宫和超绝宫的两位鼻祖共同驾驭,艰难对抗那个持剑之人,仙界这个半物质般能量位面,星斗被斩爆,在至宝的威压下,没有什么能够挡住。

    仙界对应的半物质外太空中,轰鸣声不止,许多行星当即炸开,化成齑粉,星空中一片凌乱。。

    逍遥舟在被围猎,顶尖的不朽者、还有威震大结界的神明,一起出手,冒着殒落的危险,想要夺取第二件至宝,以便共同抗击人世剑和它的主人。

    四大神话之地,仙道、不朽、神明、科技对应的超凡之地全面大乱,大结界和仙界仿佛要彻底爆开了,一切都在走向终点。

    ……

    半腐朽的大结界中,六座相距很远的巨宫分别矗立着,像是巨兽,又像是神话和现实的最后连接点。

    养生宫,大方士徐福盘坐高台上,脸色不是多好看,一而再的被震,即便是绝世仙人的化身也不好受,好比凡人剧烈晕车呕吐。

    现在,他在积极寻找六座巨宫中的最高奖励,准备抢走后跑路。

    陈永杰虽然得到他庇护,但还是很怨念,得到从此地预支的惊人资源,小一个多月的时间,辛辛苦苦修行到九段,结果又被震回来了。

    “我和八段有着不解之缘?”当初他在旧土时,就算是准九段了,结果被王煊震到八段初期。

    这样来回好几次了,只要提升,他就会出意外,被打回原形。

    徐福道:“也不算坏事,这是帮你夯地基呢,砸的越坚实,将来大宇宙校正完毕,你保住的道果越扎实。别一味追求虚高,不是你的,将来从高处摔下来时会要命的!”

    “还会死人?”陈永杰心惊。

    “当然,你以为会平安着陆?不死一批超凡者,怎么能体现出大宇宙的无情意志,如何彰显大势不可逆?”

    仙界、大结界中的激烈对抗,让现世也无法宁静,各路超凡者都忐忑无比,人们明白,术法、长生等都在加速崩溃中。

    “一日四震,我大概率,连大宗师都保不住!”青木脸色煞白,被震落下来后,离超凡一线之隔,但现在,又下降一段距离了,来到了大宗师中期。

    吴茵也紧张了,她到了一段的中期,估摸着,按照这个趋势,一夜间而已,她也要重回凡人领域了。

    各大阵营的超凡者,都在经历这种心路煎熬,全都在持续变弱中!

    “也好,这就是未来的预演,不过提前到来而已,让我们放弃幻想,有足够的心理预期去接受现实!”

    一片坡地,大树下,黄叶纷飞,王煊也被数次震动,但都稳住了,最强烈时,他也只是心血翻腾而已。

    可见,他的道基无比坚实,能立足神话尽头——十一段,自然与众不同,底蕴之坚固远超常人。

    “各种经文,我都参悟的差不多了,但是,想要突破固有的神话理论,必须要有不一样的法。”

    他沉静下来,不受外界干扰,全身心的投入在修行中,他很清醒地意识到,即便是在几部至高经文中,也找不到出路了。

    “另类的‘盗取时光’应该成为首选,无论是在内景地,还是在飘渺之地,都有相近的特质。但是,内景地中,精神思感的提升,远超其他任何地方。”

    王煊琢磨,如何将那种能力带出来,那样的话,在他思感速度远超那些化身的情况下,降服他们,不会非常艰难。

    接下来,他在精神秘库中寻找和内景地有关的东西,深入了解,进一步解析,才能获取自己想要的能力。

    别的没有,他就是经文多,比古代大教的藏经阁还惊人,没有辜负老钟和各家财阀的收藏,都搬进了元神中。

    “《神照内景图》,关于内景的论述,有独到之处。讲述精神主动照入内景,很有借鉴价值,意味着,可以有条件的自行开启内景地!”

    “《元神图谱》,不同元神对应的不同内景,论述精神扩张和内景的关系。”

    “《内感》,论精神思感的极限蔓延,开启内景必触超感,以及理论尽头的神感推想,疑似还有神感之上!”

    瞬间,王煊大受触动,应该早些挖掘这些经文才好,有他需要的东西。

    超感,自然是开启内景必须触发的,而那对常人来说遥不可及的神感,他也曾经亲身经历过!

    神感之上,他没有涉足过,古人著书时,也只是怀疑存在。

    王煊认为,就这是他的方向,某些前贤的思路和他重合了,关键是,他有特殊的内景地,具备先天优势,能去更进一步的实践。

    他废寝忘食,忘记了一切,直到某一刻,他触发的精神感触,介于超感和神感之间,他才睁开眼睛,内景地开了?!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他主动开启内景地,不过也有偶然因素,并不在全面可控范围内。

    不过,这对他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现阶段正需要这种体验,他当即进入,一是继续探索神感,二是借助“盗取时光”的优势,全身心的研究这个大方向。

    “如果精神思感离开内景地,到了外界,也能处在极限活跃状态,几分钟的思绪,抵得上常人数年的工作量,那么,我必然可以镇压那些化身!”

    但是,如何将这种感知,无时无刻的开启,最重要的是,如何脱离内景地,也保持那种状态?

    “立足外界,也应该存在那种状态,大概率就是神感之上!”

    然后,王煊就开始沿着这个方向修行,不断锻炼,他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路和方向。

    “真要是脱离内景后,无时无刻也能处在神感之上,现实中,在同境界中,那近乎是无解的状态!”

    这一次“盗取时光”分外长久,王煊感觉像是过去了“八十年”,精神思感全力以赴,解析超感、神感等。

    可以说,这种时光流逝的体验,前所未有,或许确切的说,是这次的精神思感活跃程度要远超以往!

    “将超神状态带到外界,也不是不可能,我有了思路,试试看!”内景地即将关闭前,王煊开始付诸行动。

    这一刻,内景空间无限压缩,凝聚向他的元神,而后又仿佛要塌陷进他的身体中,内景和肉身似要交融了。

    一刹那,王煊的精神回归肉身,他体验到了!

    一秒……不足!

    这个过程持续不到一秒钟,他就不可避免的脱离了那种状态,实在太短暂了。

    “秒男都不如?有些不行啊!”他自语,如果是在关键性的大战中,确实足够了,回眸瞬间就能杀敌,更何况论秒来记。

    可是,他要对付的是将近十个“自己”,都是极为强大的精神分身,不足一秒钟大概率不够看,无法瞬杀。

    接下来,王煊再次苦修,百般尝试后,折腾到深夜时,又一次出触发超感,开启了内景地。

    “内景的打开与关闭,应该是可控的,就如同恶龙,他连我的内景地都能无声无息的打开,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王煊再次意识到,真的该早接触那些关于内景的经文论述。

    “所谓的超感,神感,我在没有开启内景地的状态下,似乎也曾接近过!”

    他想到了和恶龙对抗时的状态,当他的精神天眼和十一段底蕴融合时,提前感知到了冥冥中的恶意,那时,他曾裹带着恶龙的部分心灵之光进入虚无之地厮杀!

    他再次深入研究,有了全新的收获,这一次他的精神思感更加的活跃了,“盗取时光”仿佛经历了“百年”。

    但是,当他出来时,带着那种超神状态,依旧持续不足一秒钟!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状态,一秒钟,看起来很难突破过去,应该想办法,在这瞬间解决掉所有问题。”

    深夜,六座巨宫灯火通明,因为六位至强神明的分身都坐不住了,随时要撂挑子,抢走至高奖励跑路,现在他们正在寻觅呢。

    “岁月之书呢,怎么不在了,毫无动静,捕捉不到它的任何气息!”有些至强者目光明灭不定。

    自然有人想到了王煊,那本书和他多次接触,该不会是认可了他,提前给予了他无限好处吧?

    甚至,徐福都将目光投向了王煊,隔着时空,在养生宫中眺望,面皮抽动,神色相当复杂。

    “我去,他也来了!?”陈永杰刚知道,王教祖也来了,就在远处的坡地上,但并没来闯宫。

    “此前,那个破限杀手说的是他!?”他震惊了,主要是他在这个地方和人言语不通,精神交流时,虽然知道有个“变态”,但他没想那么多。

    王煊睁开眼睛,又一次从内景中走出,认真思忖了很久,他觉得这是一条正确的路,大方向没错,但太艰难了。

    外界,剧震不止,尤其是这个时候,有绚烂的光幕冲起,照耀在不朽之地所有超凡星球上。

    那是大结界的至高规则在化成火光,煅烧一枚手镯,居然显照到了外界,映现在宇宙虚空中。

    这是在炼制至宝,这个神话时代第一次出现!

    这种异象比神明宫、不朽伞等至宝出世还要惊人,新至宝即将诞生,引发了超凡世界的共振!

    早先,王煊虽然听到一些议论,但是没在意,现在亲眼目睹后,他顿时不淡定了,眼睛都直了。

    “我……去!这不是我家的东西吗?”他风中凌乱。

    大结界照耀世间,至高规则交织,黑色的手镯无限放大,黑玉主体,洁白的光点烙印在上,美轮美奂,散发大道气息。

    而且,王煊隐约间看到了方雨竹在大结界中映照出的身影,他直接确认,那是他家的镯子。

    不是地摊货吗?怎么成至宝了,王煊彻底傻眼!

    然后,他就忍不住了,碎碎念,自家的镯子……送人了,到底谁是亲生的?他很想问一问他父母,他是不是捡来的。

    他觉得,一切都乱了,父母送出了一件至宝?怎么听着比神话还飘渺,非常不靠谱!

    自己的父母是大佬?王煊再次怀疑人生,虽然他以前就曾有过一些念头,但是后来又都推翻了,因为,仔细想来,经不起推敲。

    不说其他,单他记忆中的一些事,他父母的表现就不像是至强者,比如说,连杀只土鸡,他妈都晕血,每次都丢给他父亲。

    事实上,他父亲也和上刑场似的,憋着气在挥刀。所以,无论杀鸡还是宰鱼,那夫妻二人都是买收拾好的,什么散养的,山中的土货,压根和他们没关系,绝对不自己动手去杀。

    另外,两人的不少言行等,也和绝世高手不搭噶,不可能是修行者。

    “只能说,有少许高光时刻,他们像是超绝世,但大多时候都是普通人!”王煊想通了一些问题。

    甚至,他有了某种很靠谱的猜测,认为无限接近真相了!

    “家传至宝送出去了,真大方啊,他们两个不会是认真的吧,想当作聘礼?”王煊看着远方显照的大结界。

    不久后,他觉得不妥,有些不安,立刻动用精神天眼和自身的底蕴结合,感应到了冥冥中的恶意。

    “不是恶龙,但也很强,就在不远处!”王煊确定,有至强神明的分身要针对他,来自六座巨宫的羽化宫!

    “既然世道乱了,超凡世界正在崩溃,我也不介意在最后关头疯一把!”他自语着,准备迎战。

    在这个地方,他肯定没法动用至宝,不然的话,会被各路至强者围攻,群猎之。甚至可能会有超绝世出击!

    无论是时间还是地点都不对,他最好以自身力量反击。

    刷的一声,他的心神沉浸命土中,拎着炉盖,带着斩神旗,刹那进入虚无之地,见到了那些分身。

    随后,他将所有分身都放出来了,进入现世,都围绕在他的身边!

    终于,羽化宫的至强神明的分身动了,双目发出两道血色光束,跨越时空,锁定王煊,淡漠地问道:“旧约之书,是不是在你身上?”

    王煊等他多时了,身边有一群强大的化身,随时准备围猎至强者,更是想解决自身的问题,进军十二段。

    所以,现在他并不慌,甚至有些兴奋,很强硬的回应道:“你身上是否有半成熟的至宝?交出来吧!”

    外界,各大阵营都被惊动了,蛰伏很久、一直没有动静的“破限杀手”,现在不低调了,要凌厉出击了?这是要和一位至强神明死磕。

    王煊起身,脚下发光,横渡长空,进入羽化巨宫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